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女护工获赠175万遗产续记者调查发现诸多

2018-06-07 09:28:05

女护工获赠175万遗产续:调查发现诸多疑点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昨天,广州几家媒体相继报道一名护工获赠百万遗产的。这名来自河南的护工曾照顾过一名台湾老兵,深受感动的老兵返台离世后立下遗嘱,。但幸运的护工被这不期而至的“馅饼”砸中之后昨天已离奇失踪,其家人也相继失去联系。此事的背后究竟会隐藏着什么?砸中护工的是“馅饼”还是“陷阱”?

媒体报道:河南护工获赠百万遗产

昨天,广州几大媒体争相报道了一名河南护工武美(化名)获赠百万遗产的。据前去采访的称,线索来源于东莞康华医院管理护工的管理人员。这名管理人员无意中听到护工在与别人谈论此事,遂打通报社报料。

广州媒体采访武美后得知,她曾经护理过的这名台湾老兵名叫黎秋林,祖籍江西。2008年年底,黎秋林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大陆旅游,突发脑梗塞导致右半身偏瘫,住进了广州南方医院。武美当时正好在医院做护工,她被指派为老人做陪护,照顾其日常生活起居。

“老人年事已高,身体恢复起来很慢。”武美坦言照顾老先生很辛苦,“他心情不好时会骂人,不过反正我也听不懂台语。我平时都管他叫大叔,他没有亲人,好可怜,所以我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来照顾。”

随着时间的推移,黎秋林老人渐渐地把武美当做亲人来看待

女护工获赠175万遗产续记者调查发现诸多

。“他经常给我讲以前打仗的故事,但偏瘫让他讲话并不利索,断断续续的。从他的讲述中,我知道老人的祖籍在江西,退伍之后好像做过什么小生意,无儿无女又没结婚,老了就住进了老人院,平时每个月还能领1.3万元新台币的退休金。”武美说

去年6月,黎秋林老人突然对武美说,过世后想把遗产全部留给她,遗产折算下来大概有170多万元人民币。去年8月,老人身体好了一些后就在朋友的陪护下返回了台北。武美说:“他当时要我跟他一起去台湾,继续给他做护工,可是台湾太远了,去台湾的手续又很麻烦,所以我就拒绝了。”

今年7月底,老人的朋友魏先生给武美打来说,黎秋林老人已过世,希望她去台湾吊孝,老人把遗产都留给了她。听到这个消息,武美在难过的同时也对老人的遗产心存怀疑:“虽然以前他也说过把遗产赠送给我,但真到这一天的时候我还是不太相信!”

半个月前,老人委托的律师赶到康华医院告诉她,由于黎秋林老人在台湾地区没有任何亲属,所以老人临终前立下遗嘱,把价值175万元人民币的遗产都遗赠给她,以答谢她的照顾之情。“直到那时,我才最终相信这个事实。”武美说,她本月底就将赴台湾办理相关的手续。

调查一:台湾老人“子虚乌有”?

昨天,与当地媒体联动,一名同行赶到广州南方医院采访时了解到,武美根本就没在此当过护工,而所谓的台湾老兵更是子虚乌有。

南方医院病历档案科工作人员周小姐在系统中输入“黎秋林”后,显示有其人。但此“黎秋林”并非阿凤所说的台湾人,而是广东珠海人,且年龄只有30岁。

不死心的周小姐此后用医院目前可使用的6种方式进行搜索,分别输入姓名、年龄、住院时间、籍贯等,都查不到武美所说的“黎秋林”。“不可能有,所有的档案都在这里,如果有的话,应该一查就出来了。”周小姐说。

再向南方医院护工管理部门求证武美此前在医院上班的情况。在经过半个小时的查询后,工作人员吴剑鹏向证实,护工部记录上查无此人。“也就是说,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边上过班。”

昨日再次前往康华医院,试图找到武美询问真相,遗憾的是武美已没了踪影。“12月7日晚上7点左右,她就收拾行李走了。”护理部李经理说,此前,武美已经口头向她的领班请了13天半的假,晚上就离开了。

武美的一名领导当着的面拨通她的,武美在里说:“我照顾老人的地方在驻马店,不在南方医院。”

获得的武美的一份工作履历表显示,2008年至2010年间,她在一家名叫“十二医院”的地方工作,而河南并不存在这样一家医院。按照此前的报道,她就是在这段时间内与老兵黎秋林相识的。

调查二:律师遗嘱“空穴来风”?

廖律师是武美所说的“给她遗嘱的人”,而按照武美提供的打过去,却得到廖先生“并不是律师”的答复。廖先生说他只是一名企业员工,按公司老总的要求来做这件事情,“我们公司名叫枫成企业,老总是台湾人,遗嘱也是他安排我带给武美的”。

廖先生说枫成企业在广州市花都区,到花都区工商分局查询,工商人员明确告诉,在整个花都区注册的企业中,没有一家含有“枫成”字样的公司、机构。

在上搜索“枫成企业”,显示为“不存在相关信息”。辗转再次和武美取得联系,有些生气的武美说:“其实我也不晓得,干脆把这个案子经办人的告诉你们吧。”

与武美所说的“经办人”的联系时,对方称:“只负责办理遗产案件,至于台湾老兵的情况,我不清楚。”

最新情况:护工之夫突然失踪

昨天中午,正在驻马店市区一建筑工地掂泥包的汝南农民刘林(化名)突然不辞而别。刘林是武美的丈夫,没人知道他不辞而别的真正原因,包括他最亲近的兄弟刘来(化名)。刘来也在工地上掂泥包,他媳妇则在工地上专门做饭。“不知道呀,神秘兮兮的,问他也不说,平时没啥事儿一般都不回去,车票多贵。”刘来的媳妇在中对说。

昨晚7点,护工武美所在村的村主任骑着摩托车又去了一趟刘林家。此前,他就受之托前去打探过一次,但家中只有刘林的哥哥及老娘,刘林并未回家。

村主任说,刘林弟兄三个,排行老二的刘林育有一儿一女,均已成年外出打工。农闲时刘林与兄弟一起去市区建筑工地打工挣钱。“几间平房,屋里也没啥值钱东西,天天锁着门。”村主任说。

刘林的妻子武美婚后一直在家务农,前几年才去南方打工。“人老实得很,今年收秋时还回来过,前一阵子还打说要回来,因为俺村要卖地了。”武美的婆婆说,“这几天倒没一点信儿了。”

问及武美家近来有啥变化,邻居及家人均称“没有”。而对于武美获赠台湾老兵巨额遗产之事,他们更是“一问三不知”。截至昨晚10点,刘林仍没回家。

吃辣胃烧怎么快速缓解
孩子老咳嗽怎么治疗呢
小孩反复咳嗽治疗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