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圣堂之上 第0002章 两只小怪物

2020/01/16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圣堂之上 第0002章 两只小怪物恰在此时,一道亲切而感伤的声音传入小男孩耳中。“来了,等你很久了。”对方用的是传音入密的手法

圣堂之上 第0002章 两只小怪物

恰在此时,一道亲切而感伤的声音传入小男孩耳中。

“来了,等你很久了。”

对方用的是传音入密的手法,小男孩无法判定其方位。

当他走近遗址穿过一节柱廊时,一抬头,恰好看见司冥琴真飘然而立,站在一座貌似哨塔的高处望着自己,星辉落满身,在夜色中独具风采,有点神圣的味道。

小男孩心神为之所夺,不由得一痴。

司冥琴真开了口,说道:“你现在这副模样像极了死了几百年的小妖精,挺吓人的,不过这个法子倒是挺管用。”

他的声音很轻,却穿透力十足,无视距离,非常清晰地传达至方圆数里的每个角落,比起上一句的传音入密高深了几许。

小男孩眼神空洞,面无表情,歪了歪脑袋以示回应。

司冥琴真显露的本事脱胎于三千法藏,有迹可遁。小男孩施展的手段却十分邪门,世间罕见。

司冥琴真自幼熟读古今经典,杂学博物、神魔志异、坊间趣谈等均有涉猎,对魂术也有研究,学识渊博,竟然看不出其中门道。不由得对小男孩的好奇又增添了几分,心中窃喜,如获至宝。不过迎上小男孩邪异瘆人的面目时,他就不那么淡定了。

司冥琴真脊背生寒,神色很是慌张,连忙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右手扶额,嘴里咕囔着:“我好不容易把怨灵请了出去……”

只见他双手抱臂深吸一口气,别过脸去,不再看小男孩的脸。

紧接着消失不见,活像是被夜色给吞噬了,原地只剩下一片残影。

下一瞬,司冥琴真背对着小男孩,现身左侧十丈外的篝火旁,盘膝坐在一块青石板上。

眼见司冥琴真倏忽来去,踪迹难测,小男孩心向往之,有所迟疑。

在他看来,这位小哥哥也是打算在这里过夜了,这个夜晚注定会发生一些不非常的事情。

小男孩习惯做最坏的打算,想到了某种可能,神色凛然,不禁握紧了手里的猎刀,迈开脚步,缓缓走近司冥琴真。

司冥琴真捡起身旁的干树枝,一边拔弄火堆,使得火势更为生猛,一边说着话。

“太阳落山前,我在北边的小溪里捉了几条鱼,以前在书里见过一面,一时说不出它们的名字,我想你应该认识的,过来看看吧。”

小男孩早先就已经注意到火堆旁边空地上悬浮着一个怪异的物事,定睛一看,发现是个大水球,缓缓转动着,聚而不散,在火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完全可以容下一个大姑娘在里面洗个澡,颇为神奇。

离得近了,可以看出里面有六条大鱼。

黑背蓝鳍黄金鳞,长着一对发光的莹白长须,卖相极好。

其中最小的一条也有成人脸庞那般大小,在水球里面游得十分快活。

此物正是离水中上游流域土生土长的珍稀鱼种——长须龙仙,有着相当高的观赏性和药用价值,深得贵族名流喜爱,尤其是南方人。

离水起源落星山脉,流经原上古冬堡学城、黑门禁地和伤麒森林,最终汇入澜江干流水系,由北向南注入沧海,是一条承载着厚重历史的长河。

长须龙仙大都生长在离水中上游的禁地水域里,很少出现在下游的伤麒森林,极不利于捕渔。完好无损流通到外界市面上的原生纯种非常稀缺,加上人工养殖的二代长须龙仙存活率非常低,从而成为了世间罕见的奇珍,有价无市。

小男孩认得长须龙仙,情不自禁地绕过司冥琴真,走到了水球面前,伸出空着的左手,用指尖轻轻试探,很是小心翼翼。

难得露出了孩童应有的天真与好奇,整个人也慢慢恢复常态。

司冥琴真扭身看到这一幕,心念电转,似乎找到了突破口,起身走到小男孩身侧,说道:“这些鱼儿长得挺好看的,有点舍不得做成晚餐。”

小男孩没有回应司冥琴真的话,突然把手伸进水球,电光石火间捉了一条长须龙仙出来,带起的水花溅了司冥琴真一脸。

事发突然,司冥琴真竟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

小男孩用力极巧,无论长须龙仙在他手里如何扭动挣扎,始终都无法逃脱,最终只能臣服,不再动弹。

司冥琴真没见过长须龙仙,但接触过很多其他品种的鱼类。

大凡鱼类,体表都有一层粘液,仅凭人力是不可能像小男孩这样轻轻松松地单手拿捏得住。小男孩的体格相比同龄人更为健壮,但是小小手掌还不及手里长须龙仙的尾鳍宽大,却把长须龙仙牢牢禁锢在五指之间,实在有违常理。

司冥琴真悄然散开神识探入小男孩体内,在数息之间将小男孩的肉身里里外外摸了个通透。

没有任何念力波动。

也没有施展魂术的痕迹。

完全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明明很诡异,却察觉不到异常所在,这也太诡异了!

司冥琴真不愿就此罢休,心念一动,真眼运转开来,眉毛化生云烟异相,双目流光溢彩,旋即转为漆黑一片,胜过夜色,迸射出的无形目光如有伟力可穿透一切,落照在小男孩身上,直达他的识海秘境小世界。

真眼之下,无所遁形。

然而除了发现小男孩的根骨清奇古怪,就再无收获。

司冥琴真阖上真眼,云烟化散成眉,再一睁眼,双目黑白分明。

“你是怎么做到的?”

司冥琴真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目光仍停留在小男孩的左手。

而小男孩盯着手里的鱼儿仔细查看,确认是长须龙仙后就将其扔回了水球里,张口欲言又止,像是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忘了怎么发音,面有难色。

“长——须——龙——仙。”

小男孩十分坚难地回复了司冥琴真先前的一个话题,发音很生涩,一字一顿,似乎耗尽了所有气力才表达出这四个字。

司冥琴真听出是高地方言,带着龙岩口音。结合一路的行进方向,他对小男孩的来历多了一层了解。

做为扬名天下的修行者,司冥琴真已出道多年,学究天人,贯通古今,很难遇到让他感到棘手的问题。对他而言,小男孩是这次意外旅行途中的一个意外收获,仅仅相处半日,就三番五次打破他对这个世界固有的认知。

做为正常少年,他确实很好奇。

做为上位修行者,他更想解开小男孩身上的秘密。

在这片大陆,人族存在两个正统流派的修行者。

一个是以北域镜湖学宫和七大家族为首,日薄西山的法师一脉。

荣耀仍在,实力不可小觑,却难以再续上古时代的辉煌。

另外一方则是逐渐取代法师成为人族中坚力量的魂师。

当今人族响应帝国、教庭和秘宗这三大巨擎的号召,全民修行魂术,由武魂殿统辖管理,强者辈出,潜力无穷。

显然,小男孩既没有修炼出神识念力,也没有凝结转轮命魂灵阵的迹象。

木族的血脉天赋确实强悍,但是还不至于夸张到这种程度。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司冥琴真的神识在脑海内疯狂搜刮某个记忆碎片,掀起轩然大波,终于找到上古野史中相关奇闻异志的零星记载,感到难以置信,暗忖道:“难道真得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想要拔开重重迷雾,前提是小男孩能够接受自己。

司冥琴真定了定神,心境回复通明自在,用上高地方言:“这些鱼就送你了,是烹是烤,都随你,不用客气。”

小男孩扭头凝视司冥琴真,眼睛睁得很大,目光清亮透彻,映照出每个人最真实的样子。

他对长须龙仙的价值有所了解,曾在伤麒森林里见过有人为了一条长须龙仙反目为仇,自相残杀。这位小哥哥出手如此阔绰,让他感到很意外,在这个人人自危的世道,这种人十分罕见。

四目对视,司冥琴真却有些心虚了,诺诺而言:

“这些天,除了树上的果子,我就吃些花,已经十多天没有吃过一顿正经的饭菜,你看我都已经瘦了一圈了。前天还误吃了一颗有毒的果子,差点要了我的命。也就是在那时撞见那只大笨鸟,一时脱不开身,只能陪它玩了两天。对了,这几条鱼,你是打算烤着吃,还是怎样?”

司冥琴真的高地语说得很流畅,语速也是极快。

得知这些鱼的名字后,司冥琴真并不意外,他更在意小男孩打算怎么烹饪它们,渴望能吃上几口。

小男孩停顿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做思考状,是在分析司冥琴真说的话。

司冥琴真的目光游移到了水球里的长须龙仙,还想稍微再坚持一下:“就一条。”

小男孩领会到司冥琴真的意思,笑了。

绽放在他恢复血气的小脸上的笑容如此纯粹干净,让司冥琴真的心神一阵恍惚,触动他心里的柔软,感到心疼。

还是个孩子啊。

怎样的父母才会放任一个六七岁的孩童独闯伤麒森林,晚上还不回家?

司冥琴真想起父亲大人的教诲,他年长几岁,心志更为成熟,在那刹那之间萌生出保护这个小男孩的冲动。

他在重重庇佑层层呵护下成长,身份高贵,地位尊崇,远离尘世疾苦,未曾经历过人间的风雨,这种情绪尚且还是初次涌现,难以收拾。

但小男孩卸下肩上的小背篓,掀开用来避尘的布幔,掏出一块黑面包,递给司冥琴真。

司冥琴真下意识地接过黑面包,毫不犹豫。

待回过神时,眼睛都直了。

回想自己刚才的思絮,着实不自在,老脸通红。

“过分了啊,你就用这……这个什么鬼,换我六条这么漂亮的鱼儿?用我小舅哥的话来说就是,这个买卖,不厚道。”

小男孩皱眉思索,想想也是。

于是收回黑面包,从背篓里取出奶酪、肉干、麦芽糖还有两个地瓜。

司冥琴真搂着小男孩塞到他怀里的干货,两边的眉毛挤到了一起,心情十分糟糕:“你的意思是,有新鲜的不吃,就吃这些东西?”

小男孩想了想,点点头,捧着一块黑面包坐在火堆旁,不再理会司冥琴真,自顾吃上了。

看着小男孩啃黑面包,司冥琴真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说辞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在对面愤然坐下,将一块牛肉干塞进嘴里咀嚼,仍是很不甘心。

平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柘荣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男科医院
广西治疗龟头炎方法
淄博治疗睾丸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