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电话 微信

2019/12/05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叮铃,叮铃,有微信。但这个头像,我手机里没有,是几个侄女的合照。我们姐弟五个,两个弟媳,两个外甥的微信头像,我再熟悉不过,有点激动与好奇。

叮铃,叮铃,有微信。但这个头像,我手机里没有,是几个侄女的合照。我们姐弟五个,两个弟媳,两个外甥的微信头像,我再熟悉不过,有点激动与好奇。

忙看内容,是语音,“霞,你吃了没?”是母亲的声音,我吃惊不小。母亲从未上过学,只认识几个数字和自己的名字,别的字,一个都不认识。什么时候学会发微信了,并且还知道从那发语音。

激动的我按住对话框,大声回答母亲。又连着发了好几个语音。然后等着母亲回话。好一会,母亲才发来一个字的语音,是我的小名。我怕母亲着急,耐心等母亲再给我发。等了好长时间,母亲发来一句“我不会发,你偏要我学。”紧接着传来外甥女娜娜的大笑声。

我发一句“妈,你已经会发了,挺好的。”我赶快把电话打了过去,原来,娜娜给母亲教,怎样学着发微信呢。她给我说:“姥姥看着我手机里有你们的照片,声音,很眼热。说,我要是会认字就好了。想了,也能和你姨你舅们看着人影说话了。”

母亲担心学不会,娜娜鼓励姥姥说“你们都能供出大学生,研究生,发个微信不算啥。”于是手把手教母亲学着发微信。

放下电话,我心绪难平。

二十年前,我们在外上学,从不给家里写信。因为父母不识字,写了也是白写。离家近的,国庆放假回去看父母。离家远的,只等寒暑假才能回家。路途遥远,车费也很贵。所有的思念在心里熬着。父母也眼巴巴地盼着。

后来,村上有了电话,我激动万分,终于能给父母打电话了。天黑了,想着父母从地里回来了,我去电话亭拨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我请村上的人喊一下父亲。他没有拒绝,很是热心。毕竟,打一次长途电话不容易。我着急地等着。也能想的出他会用大喇叭喊着父亲前来接电话。这时,满村子的人都知道我家有电话来了。父亲会急忙往村上赶。

当我再打过去,村上的人说:“来了,来了。”我忙喊父亲,但听不见父亲的声音。却听见村上人的声音“把话筒拿反了,听的放到嘴上了。”话筒里传来父亲的声音“次接这个玩意。”

我大声喊着“爸,爸”话筒里终于传来父亲的声音,“霞,开始说。”当时,我几近哽咽。

如今,我们还开玩笑说父亲次接电话的经典。但笑声里藏着更多的疼惜。

慢慢地,生活条件好了,家里装了电话,我们也有了手机。当我把个手机号码打电话告诉父母时,电话是母亲接的。我让母亲记下我的号。母亲着急地喊着父亲去拿笔和纸。

话筒里传来母亲埋怨父亲的声音“一个一,你半天写不上去,娃等着呢。”我忙给母亲说“不急,让我爸慢慢写。”父亲也没有上过学,能写上我的号码已经不错了。母亲念一个,父亲写一个,十一个数字,母亲念了好长时间,父亲写了好长时间。电话那头的我,幸福地陶醉在父母一问一答的声音里。

从此以后,父母的口袋里多了一个小本子,上面用铅笔写着我们姐弟五个的电话号码。想我们了,父亲念数字,母亲拨号码,想听我们声音,容易多了。

记得深的一件事,小弟换手机号码了。我把他的新号码存在手机上,也没有往心里记。那天找小弟有事,可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正着急时,父亲从贴身口袋掏出一个塑料皮的小本子,一下子把小弟的新号码念了出来。那一幕,我深深地记在了心里,父母的爱从不断线。

如今的我们,手机不离手,手指轻轻一滑,在好友圈里晒文字,晒图片,晒生活。很多时候是为了娱乐。

父母装电话,拿手机,甚至学微信,他们没有别的目的,就想听听我们的声音,想看看我们的模样。我相信母亲能学会的,父亲也能学会。

因为父母对儿女的牵挂,使一切皆有可能。压弯父母腰板的,压颤父母步履的,岂止是无情的岁月?是儿女长大的过程。所以,作为孩子的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庭后,无论多忙,多累,多难,多远,也应该抽出时间常回家看看。当我们在QQ,微信里玩的不亦乐乎时,想想父母的寂寞与牵挂。因为他们对孩子的爱,不会因我们有了胡子和皱纹而减少一丝一毫。

共 15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娓娓道来,点点滴滴,满满都是爱。读来亲切、温馨、感人,这就是真情实感。很喜欢作者如此清新朴素的文字,推荐阅读!【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01924】

1 楼 文友: 2015-10-19 16:26:57 问好。秋安。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么样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需要多少钱

开封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晋中治疗龟头炎方法

宝宝大便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小儿眼屎多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