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文勇的戏

2020/01/16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文勇的戏临天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被黑衣男子匕割的已经不像样子。要?看??书?1书k?a?nshu还真是应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文勇的戏

临天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被黑衣男子匕割的已经不像样子。要?看??书?1书k?a?nshu还真是应该换件衣服。

“那临天谢过张兄。”说完,就进到了车里,换衣服去了。

另一边,文会的现场已经是歌舞升平,诗酒尽欢,开始才子们还有些拘谨,随着慢慢的热场过后,开始活跃起来。

翠云楼的姑娘们也是不亦乐乎,穿梭在人群中间,摇曳舞姿,人们看着美景,欣赏着诗词。

之前已经有不少人拿出了自己的诗,希望可以得到众人的肯定,尤其是坐在前面的大人们,但是大多都是没有什么出彩的,有一些甚至连翠云楼的姑娘都看不上眼。此时文三正得意的拿出自己的藏诗,来到了前面。

“在下文家文三,赋诗一,望各位鉴赏。”说完有些得意的读了出来。

“《春衣》”

“玉花随风飘,银蕊挂树梢。”

“大地换新装,绿衫身上套。”

自信满满,本以为这他自认为很好的诗可以得到众人的赞扬,但是过了好久,居然只是几个人敷衍了几句,之后便无人问津了。

田虹看向文三垂头丧气的过来,说道:“文兄不必气恼,此诗甚是不错,择日,我们翠云楼一聚,到时在鉴赏品论不迟。?壹?看书?1?k?a?n?s?hu”

文三听到田虹的话,心中倒是好受点。“真的?好,既然田虹兄这般盛情,定会赴约。”

”哈哈,无妨,对了怎么不见你大哥呢?“

“哦,大哥是在想等最后,一鸣惊人,前面先让这些人热闹吧,嘿嘿。”

田虹想了想道:“莫不是真要等临天前来?一绝高下?”

“等临天是自然,文会没结束就不算失约,不过那临天怕是来不了了。哈哈。”

“哦?文三兄为何这般肯定?”

“饿咳咳,只是猜想,呵呵,那临天这般胆小。恐是怕了我文家,一定不敢来了。”

田虹也没有多问,笑着附和道:“没错,我就说临天那子不值一提,还有那个拓飞也是一样!”

文三没有说话。心中笑道:“呵呵,怕是你连羞辱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多时王明见时机成熟,便把早就准备好的诗写了出来,走向了前去。要看书1王明可是在京城小有人气,所以当王明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也开始关注到了这边。田虹,文三嫉妒的看向了王明,两人都是曾幻想,自己在人们心中也有这般地位该多好。

“在下王明,不才作得一《醉亭晚》。希望各位大人,朋友点评。”随后便读出了自己的诗。

“遥看静亭风吹晚,醉影波光深水蓝。”

“一曲笙歌传入夜,月下独酌杯酒寒。”

当王明读完之后,周围的人都是闭幕思量,感受那是的意境。

一位大人说道:“不错,好诗啊,这夜晚在湖亭中独饮,一丝寂寥,一丝寒苦。此诗颇有意境,乃上品。”

“没错,夜歌笙箫,独杯酒寒。有种脱离世俗,不愿同流的感觉,诗有深意,不愧是京城王家的才子。”

“目前来看,王明的这《醉亭晚》当居位啊!看来今天的文宝争夺,这王明当算一个!”

旁边的人叹息道“唉。真是可惜了,那国运诗临天没有来啊,若是他在这里,可能又是一好诗出世啊。”

“哼,什么好诗出世,连自己的承诺都没胆量遵守的人,能有什么作为。”此时不知道谁轻蔑的插嘴说道。

“说的是,这个临天,本以为是个人物,竟然胆小如此之小,真是看错人了。”

此刻的人们,见到王明的诗句,不禁想起了国运诗临天,迟迟没有出现,心中都在怀疑临天多是害怕或者江郎才尽不来了。

文勇听着周围的议论,阴笑了起来:“还等什么国运诗临天,现在怕是已经是地下亡魂了,不要怪我啊临天,只是你自己太傻,惹了不该惹得人,孙先生应该已经回京成了,呵呵,此事之后还真要休书一封,让二叔好好谢谢他。”

此时,场外看热闹的人可是哀叹之声连起。

“唉,看来临天是不敢来了。这个时候了还不出现。”

“哈哈,你们看看,我就说吧,赌文家准赢。”

“恩,看来是害怕了,刚才幸好多压了几注文家,不然赔大了!”

“说的是啊,怎么还不来啊,我可是压了临天啊,这回不是要赔死了!唉。”

很多的商贾掌柜此时已经乐的准备数钱了,笑呵呵的对着周围的人说:“哈哈,今天我徐某人神机妙算啊,我就算定那临天不敢来,你们看怎么样,到现在还没出现,估计在家不敢出门了,哈哈。”

本来大饼一样的圆脸,现在一笑更像了,周围的人一阵鄙夷。

王明的诗词过后,许久也没有人上前作诗,因为王明的诗词真的很好,而且他只是一个秀才,大部分人已经不敢上来献丑了。

不过这其实是进士之间的比斗,所以真正的文比还没开始。

文勇看了一会,心中想到:“哼,临天,你在下面可不要怨我,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今天这诗词文会就是为我准备的,你只是一个小小绊脚石。就在下面好好看着我如何一飞冲天吧,哈哈。”

随后,文勇便走到了前面,周围的人看见文勇上来了,也都安静了下来。

文勇开口说道:“诸位,在下文家文勇,想必各位应该知道,今日我文勇本想和那临天比斗一下,但眼下,临天却迟迟未出现,可能真的是真心不想前来了,既然他不来,那文某便也先行赋诗了,在下对今天书画坊的文宝自知不能争取,所以仅写诗来助助兴。”

文勇此时一番话,倒是说得义正言辞,显得自己很是宽宏大量,同时又能撇开关系。

拓飞听到此话有些不快,上前说道:“这话是不是说得为时尚早?文会还没结束,为何断定临天一定来不了。”

文勇走上前来:“拓飞兄莫要激动,就算在下无礼,只是各位都已看到,现在无人上前赋诗,基本也是献诗的文会尾声,我文勇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我说的确实没有任何的过错吧?,我们对临天的忍让已经够多的了,这场文会本来就是叶掌柜邀请了临天的,但如今他迟迟没来,怎么说一说还不行吗?”未完待续。

...

...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海口骨科与糖尿病医院预约挂号
荥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南京白癜风治疗方法
烟台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