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网络“恶炒”“恶搞”成风 堕落信任缺失让人悲

2018-12-06 19:05:53
网络“恶炒”“恶搞”成风 腐化信任缺失让人悲 8月21日上午,一则《数千网友援助烫伤女童》的新闻在各大网站显著位置出现时,24岁的公务员温静静略感吃惊:“呀,竟然是真的!”业余时间喜欢泡网的温静静,此前曾在一家社区网站读到过相关的帖子,当时她颇不以为然,“谁知道是不是炒作呢?” 在温静静的印象里,关于网络捐助的炒作真不少。

“来一个大学生卖身救母的,接着就涌出无数个救父、帮兄甚至自救的。

”炒到,温静静发现,在事件里耗费了大量财力、精力和情感的网友们,不过是一阵乱战里的棋子而已。

“不是‘恶搞’,便是‘恶炒’。

”21岁的大学生周尧军今年夏天主动“戒网”了。

周尧军曾是班上出名的“小愤青”,每天都上各大网站阅读新闻,在论坛里“指点江山”。

周尧军还是一个“信息中转站”,所有网络上的新鲜事,如果周尧军不知道,那就怪了。

但是,整整一个暑假,“网络大侠”周尧军却从这个喧闹的江湖中“隐退”了。

除了上网查一些专业资料,收发信件,和同学聊聊天外,他很少再去BBS留言点评,也懒得追捧那些网上流传的新东西了。

周尧军记得初看到“网络小胖”的时候,大家都会心一笑;次看到《馒头血案》时,他拍案叫好。

然而,此后遮天蔽日的“恶弄”,让他彻底倒了胃口。

潘冬子是个做明星梦的傻孩子;雷锋居然死于帮人太多;董存瑞、鲁迅、岳飞……大量正面人物,经过剪贴组合,都以“恶心不搞笑”的形象,在网络里泛滥。

“网上到处都有这种‘恶弄’的形象,晃来晃去的,不嫌烦!” 恶搞也是有借口的,一个比较常用的辩护理由就是“文化多元”。

但周尧军表示反对:“文化是有门槛的,搞笑是有道德底线的。

现在网络上大量的‘恶搞’,不过是一堆打着文化旗号的粗俗垃圾。

” 周尧军看的一个“恶搞”作品,是男性生殖器受损并配以《一剪梅》音乐的一出闹剧。

“网上‘小鬼’充斥,以窥测别人隐私、不幸为乐。

”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恶搞”风靡一时,是由于它迎合了时下青少年的娱乐品位,并且是青少年减压的有效手段。

对这一评论,许多年轻人不以为然。

“以为当代年轻人的品位就是寻求‘恶弄’,实在是看低了我们。

”复旦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杨朕宇说,高校里举办的名家讲座,经常人满为患,城市里开办艺术展览,观众络绎不绝,年轻人还是渴望和追求高雅的。

26岁的媒体工作者罗成对此很是忧心:“网络‘恶搞’的负面作用很明显,就是弄坏人的心态。

当前的网络,缺的是道德与法制的束缚,有些在生活中遭遇不快的人,常常通过网络‘恶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