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看点新锐力怪商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一、KTV好丈夫越轨玩小姐  个体服装商肖志友被KTV四号小姐拉进包厢时,还没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次他们几个坤城的服装商,包的中巴车

一、KTV好丈夫越轨玩小姐  个体服装商肖志友被KTV四号小姐拉进包厢时,还没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次他们几个坤城的服装商,包的中巴车在山城进了货之后准备连夜赶回去时,车却出了故障。司机见一时无法修复,便叫大家在山城住一晚,待明天修好车再走。他们几个哥们便就近找了家旅馆住下后,便到餐厅就餐。  酒醉饭饱之后,有人听说这餐厅底楼有歌舞厅和KTV,便起哄着要去玩玩。有点醉了的肖志友便和大家来到歌舞厅后面的KTV,二糊糊地就被一个不很漂亮却很丰满的小姐拉进了包厢。  包厢里光线虽然很暗,肖志友还是看清了里面除了有台三十八寸的彩电和两个麦克风外,还有个小小的舞池。至于那沙发就只能坐两人,而且还有点挤!  先生是喜欢唱歌还是喜欢跳舞?  小姐双手吊着肖志友的脖子嗲声娘气地问他。同时把那丰满的胸脯抵在肖志友的胸前,使肖志友不由自主地感到心跳过速和呼吸短促起来。他想用手推开,双手却不听指挥。他忙问,你们还有什么服务项目?  小姐以为他还有另外的企图,便一只手抚摸着肖志友的脸庞,一只手悄悄地捏了捏他腰间的老板包,知道他有钱,便把那张粉脸和涂抹得血红的嘴唇凑近肖志友的脸挑逗他。  先生想增加节目吗?就得看你舍不舍得“出血”了!我的服务是全方位的,价格根据你的要求而定。先生想不想玩次的?  肖志友虽然经商多年,但却从未拈花惹草,有过越轨的行为。他们夫妻关系一直不错。  他曾几次听那几个同行哥们说过,KTV里有的小姐实际上就是妓女。只要你有钱,她们就会向你提供各种“服务”。近来服装生意不好做,行情变化大。肖志友进的几次货销售情况都不理想。尹梅曾多次埋怨他,使他近来对尹梅感到很烦。正是这样,他今夜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几个哥们一怂恿,便进了KTV包厢。  刚才被小姐一逗一激,便学着很财大气粗地拍了拍腰包,要和小姐玩“,刺激”的节目。  聪明的小姐叫来一些糕点饮料,收了肖志友四百元之后,又要他先给她一千元的小费,然后才向他亮出她的“比基尼”三点式内衣。被酒精搅得意乱神迷,又被小姐逗得神魂颠倒的肖志友,此时完全忘掉了和自己结婚十几年的妻子和已经十一岁的女儿,如狼似虎地把那个小姐按进了沙发……  深夜十一点半了,肖志友筋疲力尽来到KTV的吧台结帐。听说要收五百元的服务费,他大大方方地甩了五张老头票后,慢慢地走出了歌舞厅。  深夜的风很凉爽,肖志友接连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他似乎感到丢失了什么?但他摸到腰间的老板包还在,便放心地的回旅馆去了。    二、出裂痕夫妻反目生隔阂  第二天上午十点,车修好了。肖志友他们上车不久便都在车上睡着了。车到了饮食店吃午饭时,肖志友才发现自己的老板包里除午饭钱外,只剩下一百元了。  这下他才感到昨晚上太不值了。两千元对肖志友来说,虽不是大不了的事,可是对尹梅来说,却不算小事了。因为他们的服装店一月的利润也不过三、五千元,从这个角度来看,昨晚上的节目,就使他夫妻白干半个月了。  更使肖志友头痛的是,自己每次进货回去尹梅在验收了货以后,便要核对单价。要是他发现余下的钱不够数,怎么向她交待呢!尹梅虽然不是个吝啬鬼,但她决不容许丈夫拿钱去花天酒地。  看来,的办法是对她撒谎了。可是,撒什么谎呢?打牌赌钱输了?自己又从来不打牌。小偷扒了?自己出来进过几百次货,可从来没被偷扒过啊!反复权衡后,肖志友决定撒谎搪塞尹梅,说自己不小心被小偷扒了老板包。  回家清点货物并核对了单价后,肖志友对尹梅说,剩下的钱被偷了,尹梅还认为他是在开玩笑。当她看到肖志友正儿八经地描述了一番被偷的经过后,才知道这次损失不少!  尹梅没吵也没多说,当晚上床后,一直用脊背对着肖志友。肖志友虽然厚着脸多次无话找话谈,还用了许多甜言蜜语来哄她,尹梅却始终是一付不冷不热的态度。  他们这种僵局一直保持了五天都没打破。  这天下午,坤城服装商的车又准备去进货了。肖志友开始要尹梅去进货,尹梅不去。,他便准备自己单独行动,不坐那包车去蓉城。肖志友这样做的目的是怕再次被那几个哥们“拉下水”,他对自己在山城和那个小姐搞的“节目”感到很后悔,毕竟尹梅没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而自己的确太荒唐了。  可是,天下的事却有这么巧,这次肖志友去蓉城进货却真的被小偷扒了老板包。  那天,他到荷花池把货进了以后,便把货包弄到长途汽车货运站办了随车货运的手续,就又去青年路想看看还有什么货可进,因为还剩两千多元。来到青年路热闹的小十字街口,前面一个摊贩和一个外地来进货的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肖志友出于好奇去看了一会儿,觉得没趣,便挤出人群时,才发现自己挎在肩上夹在腋下的老板包被人割了条口子,那两千元被偷了!幸好那张发票和车票没被偷走,要不然,他还没法到车站把货弄走。  肖志友用身上的几十元省吃俭用终于赶回了家。向尹梅说自己这次被偷的经过,并拿出那被割破的老板包给尹梅看时,尹梅根本不相信。原来,尹梅已暗地查明肖志友上次“被偷”的真象,这次以为他是故技重演,当场就大吵大闹起来。  肖志友没想到尹梅已知道了上次的事,认为她太不讲理,就和她对吵起来。  这是他俩结婚十五年来次吵架,双方的形象在彼此的心里都变了形,夫妻之间的感情从此产生了裂痕。    三、识林虹肖志友尴尬小包厢  又到该去进货的时候了。奇怪的是,这次坤城的几十家服装商的男老板全部被剥夺了进货的权力。取而代之的是他们的夫人——老板娘去进货。她们意见之统一,决定之意外,真使男老板们措手不及,自觉理亏那敢竞争。  就在老板娘们出发的当天晚上,十几个老板来约肖志友去跳舞。她们收拾我们,我们得报复报复她们,否则,爷们就太傻了!  这段时间一直很消沉的肖志友原本不想出去,可是经不起哥们的冷嘲热讽,软磨硬缠,,还是跟他们一道来到新开张的南山歌舞厅。  他们跳了几曲舞,感到不过瘾,便到楼上的KTV去玩。上楼时,有人告诉肖志友,这家KTV有个领班小姐很漂亮,可是她从不陪客进包厢。你肖老板既有文化又有口才,如果今晚上你能把那领班小姐“钓”进包厢,我们为你出一切费用。明天还去“醉仙楼”包席请客。  晚饭时肖志友喝了一点酒,但没醉。他明知几个哥们在起哄他。他心里提醒自己,不再上他们的当,但他嘴里却不示弱。  只要肯下工夫,没有不上钓的小姐!  到了KTV歌厅,肖志友见那领班果然不俗,仔细一看,他觉得面熟。当那个领班小姐来到肖志友面前,问他是开包厢还是在大厅里唱?要不要小姐陪时。他猛地以为她就是自己当年的恋人林珍。不由自主的看着她忘了回答。  领班小姐此时也感到面前这位先生在哪里见过,当她认出这人是自己大姐昔日的恋人时,便惊喜地问,你是肖大哥吗?我是大姐林珍的小妹林虹呀!怎么,你也来玩?  肖志友又激动又尴尬地说,啊!原来是小妹呀!我……我就是听人说,这里有个小姐很象林珍,所以,我才来看看,你姐还好吗?  林虹听他这么一问,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她神色悲戚地说,你不知道我大姐已经去世六、七年了吗?你……  肖志友听了大吃一惊,忙问林珍怎么竟去世了。只见林虹眼里溢满了泪花,就说我们干脆找个清静地方,请你把经过告诉我。我自从离开云山镇后,就一直没回去过,所以对你姐姐的事一点也不知道。  林虹点了点头,把肖志友带到七号包厢,准备把姐姐的事讲给他听。  坐在侧边的几个哥们不知缘由,以为肖老板果真手段非凡,几句话竟把那个从不陪客进包厢的领班小姐钓上了手。他们只好呆会儿替肖老板买单和准备明天包席请客了。不过,他们商量,明天一定要肖老板把他的“艳遇”经过说出来,出了钱能饱饱耳福也不错。  当肖、林二人走进包厢以后,肖志友见林虹很悲伤,便要了两杯饮料,然后请林虹慢慢地讲给他听。  谁知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外面出了什么事?肖志友并不在意,也没去理会。几分钟后,林虹也就讲起了林珍的遭遇。  龙门阵刚刚开头,小包厢的门便被推开了。肖志友还没回过神来,便见来人一把抓住林虹便是一耳光。只见她边打边骂,顺手还打了肖志友一下。这时肖志友才认出来人是尹梅。  他知道,这下才是黄泥巴落裤裆——是屎不是屎没人肯信了。    四、闹离婚肖志友再找林虹  肖志友知道,此时此地,一时也无法和尹梅解释清楚,便拼力把尹梅拉出KTV包厢,准备回去后再向她解释。  来到大厅他才发现,一块儿来的那些哥们都和老婆扭成了一团,原来他们中了老板娘们的杀回马枪搞突然袭击之计。老板们误以为她们真是去进货,回来至少也得明天下午。  回到家中,无论肖志友怎么解释尹梅都不原谅他。她说,要我原谅可以,必须把你出去乱搞的经过,一共几次,全部写成书面检查,保证决不再犯。只要检查彻底,认识深刻,我才考虑原不原谅你!?  说起写检查,肖志友想起当年当知青时,为使公社副主任无理关押尹梅和史刚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肖志友和上官云山等一批知青步行到县上去告。八方串连知青,到区革委会请愿示威,反使他们也被捕入狱,还要他们写检查,写认识,写保证。差点把他逼疯。现在一听要他写检查,他便条件反射式的产生了反感。他沉默了一阵后,正式向尹梅提出了离婚请求。  尹梅没想到肖志友会提出和她离婚,她认为肖志友这样做就更说明他已花心难收,不愿悔改,既然你迷途不返,还坚持错误,我就成全你吧!  就这样,共同生活十多年的夫妻竟分手了。  在办了离婚证后的当天下午,肖志友便来到南山歌舞厅找林虹。听说林虹因那晚在包厢挨打受辱后,便辞职去了另一个歌舞厅当歌手。当肖志友几经周折找到林虹时,林虹却不愿见他,怕再次发生误会,更不愿影响他们的家庭和睦。  肖志友急了,他首先声明他不是来纠缠她的,而是来打听她姐姐的情况的。因为那晚上她还没讲她姐姐是怎样去世的就发生了那一场抓扯,他心里一直为此事感到痛苦。说到激动时,他拿出了离婚协议书。他告诉林虹,尹梅打你是不对,但我已为这场误会付出了代价。  林虹惊呆了,她考虑一下之后,答应他,把今晚几支曲子唱完之后和他摆谈。  晚上十点半,肖志友和林虹来到河滨公园的石榴树下,林虹把林珍的不幸遭遇对肖志友讲了。从此,他们便开始了又一段人生旅行,这是他们双方都没意识到的。    五、为赌气怪商出怪招  林珍和肖志友是同学,下乡当知青时又在一起,长期的相处使他们的友谊升华了。在那穹窿山砦九峰十八砦之一的香炉峰下,他们海誓山盟,深深地热恋着。  林珍的父亲原是云山镇的一个干部,五七年被划为“右派”后,她便成了“黑五类”子女。父亲被开除了工职,在镇上拉架车,当小工。母亲又长年患病,药罐一年四季没歇着。她还有一个弟弟和小妹,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肖志友虽然出身好,由于没有背景和靠山,下乡五年了,历次招兵招工都没摊到他。不过,他只要有林珍相伴,就足够了。  就在肖志友为山城知青史刚,尹梅被无理关押而受到打击时,林珍也遇到了麻烦。  原来林珍的弟弟也到了该当知青的时候——初中毕业了。  鉴于林珍下乡后不但没给家中减轻负担,作点贡献,弟弟如再下乡,她家就会陷入绝境。为此,她听说大队支部书记刘安才的妹夫就是公社副主任崔建国。便要求刘安才帮忙,请崔建国网开一面同意她弟弟免下,安置别的工作,就是作临时工也行。  刘安才开始不答应,后来,他提出只要林珍肯嫁给他那脚已残废,安置在公社砖厂当会计的儿子,她弟弟就可以不下,还可到砖厂工作,她父亲也可安排到街道工业去上班。  当林珍去找肖志友,上官云山替她出主意时,林、肖二人已一道被捕了。走投无路情况下,被迫和刘安才的儿子结了婚。  虽然她弟弟因此没下乡进入了砖厂,父亲也进了街道工业,而自己从此陷入了苦难的深渊。  因为林珍连生三胎都是女儿,常遭丈夫毒打和虐待,简直成了这个封建家庭的奴隶。  为了硬要她生儿子,生下第四胎时,不想仍是一个女儿。林珍也因产时流血过多,未经抢救而悲惨地死了。临死时,对前来看她的小妹说,她对不起肖志友,自己被迫嫁了,但她内心爱的永远都是肖志友。  后来,“四人帮”被打倒,林虹已在读初中,她听说肖志友已无罪释放,却未见他回云连山区来。后来,打听到肖志友在县城做生意,她便赶到县城找他,结果发现肖已结婚并有了子女,也就没去和他见面了。 共 37090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患者吃什么药效果
标签

上一页:心魔19

下一页:登琅琊台下观龙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