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寂灭天尊 667 贺松之死,我叫凌晗!

2020/01/16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寂灭天尊 667 贺松之死,我叫凌晗!此时的莫若水面带寒霜,她虽然已经想到自己肯定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被骗,可怎么也不敢相信。听了莫若

寂灭天尊 667 贺松之死,我叫凌晗!

此时的莫若水面带寒霜,她虽然已经想到自己肯定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被骗,可怎么也不敢相信。

听了莫若水的问话,贺柏顿时神色大变,张了张嘴竟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你不想说么?”

莫若水双眼一眯,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朝贺柏压了过去,让贺柏顿时面色一白,不由的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眼中满是骇然。

这是莫若水自从成为圣域强者之后,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使用气势压迫,不过除了萧天和凌月灵他们之外,并没有人知道莫若水已经成了圣域强者的事实,当然或许二师娘姬玫早就知道了。

并且,师娘她也并没有如同柳惜凤的灵凤圣者,元陌灵的百灵圣者那种圣者称号,其实不只是师娘,就算老头子上官远一样没有,但一直以来哪怕几位圣者也绝对不敢小觑了天海阁,不敢小觑了老头子。

在实力方面,或许老头子上官远还要更胜一筹,只是知道他的人并没有多少罢了。

“这是怎么了?”

凌月灵这时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单独一人。

“月灵,你怎么回来了?雪云那小家伙呢?”萧天将凌月灵拉到身边,问道。

“还在吃呢!佘姐和兰姐在陪着,我见没事便回来了!”凌月灵笑嘻嘻的说道,还用小拇指轻轻在萧天的掌心中划过,别有一番媚态。

“呃……”

萧天哭笑不得,虽然被这小女人弄的心痒痒,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萧天还是不敢表露出来。

紧接着,萧天再瞪了一眼故意诱惑自己的娇人儿后,将方才发生的一切都全部说了出来,凌月灵更是听得气氛异常,若不是被萧天拉着,她怕是都恨不得冲过去狠狠踹贺松几脚了。

“贺松,去死!”

这时,那贺玥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愤怒,赤红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便立时持着长剑直接朝贺松刺了过去……

没有人阻止,哪怕是贺柏也仅仅张了张嘴,连阻拦的话都没说出。

唰的一声,长剑直接刺入了无可躲闪的贺松腹部,让贺松顿时面色一阵扭曲,怒声道,“要杀就杀!”

“好,我成全你!”

贺玥一咬牙,将带血长剑抽出的刹那,直接狠狠刺入了贺松的心脏部位,霎时贺松双眼圆睁,头一歪的便直接倒了下去,身体稍微抽搐几下,便再无任何生机!

“就这么死了?”

萧天微微一愣,他其实也早想杀了贺松,但却没想到贺松竟然会是死在贺玥的手里,这难道就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之理?

“不好!”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看着贺松尸体急速膨胀,血光大盛的刹那,萧天陡然面色一变,不过莫若水的反应却比在场所有人都快,只见她白皙娇嫩的小手一挥,一道强大的真元罩便直直飞出,直接笼罩在了那贺松的尸体上……

轰!

一声巨响,真元罩狠狠颤动了几下,无数的血光在罩内急速涌动,但却始终无法突破真元罩的防护,最终在莫若水自身真元能量的灌输中,这些血光不断被压缩凝结,到后面凝结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色珠子。

“这是什么?”

萧天看着莫若水将血色珠子招到手中,立时好奇的凑了过去,问道。

“不知道,不过很诡异,最好不要接触!”

莫若水摇摇头,很快将这血色珠子用真元包裹收好,而她眼神深处快速闪过的一抹凝重,却是没有任何人发现,哪怕近在咫尺的萧天也没有。

贺松就这么死了,关乎贺家所有的一切都在这时彻底烟消云散,在场所有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

房间中,就只有莫若水,姬玫,萧天,凌月灵,再加上贺柏与贺玥总共六人,然而气氛变得很是凝重。

贺柏也将十六年前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这幽羽山本是姓凌的凌氏夫妇所有,而贺家庄当初也是凌家庄,贺松与贺柏等一家人也一直都是天域的人,也是姜家的附属,但因为犯错而被惩罚到混元大陆上!

无意间来到幽羽山,便是发现了后山可以连接天域的传送阵,再加上他们本身就没有落脚处,便随意编了一个理由让好心的凌氏夫妇收留,但贺松却狼子野心,再与凌氏夫妇打好关系后竟然对他们下了杀手,整个凌家庄中除了凌氏夫妇的小女儿之外,其他人在一夜之间被屠戮干净,而凌家庄也自那时候起改名成了贺家庄,成了贺松的地盘。

若非贺柏及时出声阻止,恐怕连凌氏夫妇的那个十岁的小女儿都留不下来了。

听到这里,众人都明白过来,那个小女儿便是被封印了十岁以前记忆的贺玥,成了贺松的第四女。

或许因为对贺玥的愧疚,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无儿无女的贺柏真心将贺玥看成了亲生女儿对待,对其疼爱有加,不管什么要求都一应满足,为此贺柏也和贺松吵了好几次……

而之前死在混元盛会上的贺冲,也是除了贺柏之外最疼爱贺玥的一个,也难怪贺玥在知道贺冲身死后便不顾一起去到鄂州城欲要给贺冲报仇。

听着听着,众人都对贺玥的悲惨身世心生怜悯,这是一个可怜人儿……

“那你应该姓凌才对!”

就在这时,凌月灵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父母又叫什么名字?”

凌月灵的举动很突兀,甚至更快步走到了贺玥面前,语气显得极为焦急,与以往时候完全不同。

“月灵,你怎么了?”

萧天见状急忙起身走过去,可凌月灵却没有回答,甚至连看都没看萧天一眼,目光一直紧紧的盯在贺玥身上,小手紧握显得有些紧张。

一时间,所有人对凌月灵的举动都万分不解,不过他们却没阻拦,凌月灵没有原因是绝对不会变成这样的。

“我叫……凌晗!”

贺玥抬起依旧泪眼朦胧的双眼,缓缓正色道,“我父亲叫凌天,我母亲叫……”

“赵欣!你母亲叫赵月华,对不对?”没等贺玥说完,凌月灵立时接口道。

“是!就是赵月华!”

贺玥,哦不,现在应该叫凌晗了。

听了凌月灵的话,凌晗顿时俏脸一变,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母亲的名字?”

“果然,果然是这样……”

凌月灵长长吐出一口气,身子依偎在萧天怀中,好一会儿这才面色复杂的看向凌晗,叹声道,“因为我父亲叫凌飞,母亲叫赵容!”

“凌飞……赵容……”

凌晗闻言微微一怔,美眸瞪得大大的,惊道,“你,你是我的妹妹?”

凌月灵今年二十五岁,与萧天同年,但的确要比凌晗小一些。

之前之所以凌晗以贺玥的身份一直叫凌月灵为月灵小姐或者姐姐,那是因为凌晗始终是个侍女丫鬟,难不成还要让凌月灵叫她姐姐?

“怎么回事?”

此时不仅是萧天愣住了,就连身边的莫若水,姬玫乃至于贺柏都有些微怔。

“呼……很简单,因为她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弟弟,而她母亲也是我母亲的亲生妹妹!”

凌月灵缓缓将凌晗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沉声道,“我父亲凌飞与她父亲凌天乃是亲生兄弟,名字合在一起便有‘一飞冲天’之意,而我母亲和她母亲的名字合在一起则是‘欣欣向荣’,不过荣字去了一个同音字而已!”

“换言之,她是我的表姐,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姐!”

说到这里,凌月灵不禁和凌晗拥抱在了一起,两女的泪水再次接连流下,玩玩没想到事情竟会有这种变化,让房间内的众人都是唏嘘不已,真可谓世事无常。

…………

凌晗这个嫡亲表姐算是认下了,萧天也在凌月灵的娇嗔中主动上去向凌晗表示歉意,凌晗也很大度的摇头,事情已经过去,从今日开始她将从过去的噩梦中清醒,正式开始新的生活!

而在凌月灵的强行要求下,凌晗也将会随着萧天他们一同回去东部并州的碧波阁,那里才是她们真正的家!

至于这个幽羽山,萧天也交给了贺柏以及剩下投降的贺家之人管辖,不过他们只有管理权,按照萧天的说法,不管什么时候凌晗想回来,他们都必须无条件的离开,当然是去是留也得看凌晗自己的想法。

对此,贺柏完全没有一点意见。

“天儿,贺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你现在打算做什么?”两日后,仍然是在那个院子中,莫若水轻声问道。

“我啊……”

正在给莫若水和姬玫两位师娘斟茶倒水的萧天稍微一怔,却是笑着道,“不是要陪月灵和凌晗表姐回去么?我也正好去拜见拜见我的岳父大人,嘿嘿!”

“你嘿嘿个头啊嘿嘿!”

莫若水没好气的一个爆栗敲出,“那什么,我告诉你,如今惜凤和陌灵可都在盯着你呢!你要是敢做出对不起小裳和怡儿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

听了这话,萧天顿时哭笑不得,一直以来他的确知道林裳与林怡两姐妹的心意,而他自己也对她们两女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也不能强求不是?

“对了!”

忽然间,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师娘,我之前收服了一个虎云宗的人,当初灭掉虎云宗的时候那人正好在外面,侥幸逃过一劫!如今他在飞虎山脉那边建立了一个飞虎门!”

“说正经的!”莫若水没好气的催促道。

“是,是!”

萧天哭笑不得,急忙道,“据那人所说,虎云宗本来的驻地有一个极为秘密的上古传承之地,是与上古神兽流云金翼虎有关!”

天津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上海中大医院的电话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个好
上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郑州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