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北京花滑亟待转型开疆拓土

2018-07-13 16:53:08

为期两天的年度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日前在河北奥体中心体育馆落幕。北京市花样滑冰队成为最大赢家,这支队伍是由北京市体育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委托世纪星滑冰俱乐部组建成立的。据世纪星董事长范军介绍,虽然这次国家队的冬奥会选手没有出战,但北京队以俱乐部形式出战夺取奖牌,也显示了北京花样滑冰的实力。另一方面,北京市花样滑冰业态也存在着瓶颈问题,限制着这一项目的发展。

北京花滑处在好时候

本次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正处在平昌冬奥会结束的时间点。隋文静/韩聪组合、男单名将金博洋、闫涵纷纷因伤病等原因没有出战。冬奥会选手李香凝也在女单短节目比赛后退赛。这给了北京小将一展身手的机会。

最终芝麻白
,陈虹伊、安香怡分别以总分154.90、154.64夺得女单冠亚军;张鹤以204.51分的总成绩问鼎男单冠军;彭程/金杨与王雪涵/王磊两对组合分别以223.78分与178.64分获得双人滑冠军与季军。

在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领导下,北京市花样滑冰队近年来频频在大赛中取得优异成绩,涌现出多名世界级明星运动员,并有具备潜质的小选手脱颖而出,令人眼前一亮。北京市花样滑冰队的崛起,在“北冰南展”计划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好教练成为稀缺资源

北京花样滑冰走市场化之路,和北京冰场业态升级早不无关系。冰场升级,孩子们学习花滑的路径也发生了变化。70后、80后是在滚轴溜冰场学,90后在商场冰场学,如今的孩子在独立冰场,必须要跟着教练学。好消息是孩子们如今学的滑冰动作更加规范;但北京青年报发现,家长给孩子找到可心的教练并不容易。

世纪星俱乐部是最早将教练价值发掘出来的冰场。范军向北青报回忆,他最初开办俱乐部,只是响应恩师姚滨教练的号召,给国家队运动员一块随时能用的场地,顺便利用教练员资源,培训花样滑冰爱好者。

当时世纪星的理念是,对花滑和冰球这样有较高技术门槛的培训来说,教练是不可缺少的。如今冰场业态再次发生变化。在五彩城冰场负责人张通看来,随着冰场间竞争激烈,教练特别是好教练,供不应求,“教练是目前市场竞争里最大的受益者。”

世纪星的应对之道,是培养自己的花滑教练,建立培训和课程体系,以国家花样滑冰等级测试为目标,确定每一个级别要求的动作和能力。“教练不需要是著名运动员,只要根据我们相对科学的教学体系走,就能规范地教出花滑学员。”范军介绍。

教练的稀缺带来了薪酬的水涨船高。在冰场行业里,好的冰球教练年收入最高可以达到50万至60万元。华星体育负责人吴佩珊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几年前他们不会想到自己的收入会有这么大的增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华星体育与哈尔滨体育学院达成合作,成立华星管理学院,培养教练,储备管理人才。

高薪酬未必能留住教练员。此前世纪星首体店运营受到北京冬奥战略布局影响,不少中坚教练员随即跳槽新开业的宏奥冰场。2016年3月,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期间,爆出某冰场从各家俱乐部高薪挖教练的事件。由于不满教练以免费培训为条件,吸引家长带着孩子转投某俱乐部,北京零度阳光、小狼、五彩冰酷、浩泰、浩克、世纪星、全明星和冰峰俱乐部,宣布抵制参加任何有北京某冰球俱乐部及关联俱乐部参加的冰球赛事,包括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这一事件也从侧面反映出好教练的稀缺性。

花样滑冰学起来不便宜

都说学冰球的费用是天价,花样滑冰学起来同样不便宜。据花样滑冰双人滑名将张丹介绍,花样滑冰的开销重点和冰球不太一样。冰球是装备就很贵。而花样滑冰贵在课时费和考级费用上。

“其实小朋友开始滑冰,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准备,冰鞋开始也不是一定要买,想体验只要去俱乐部租一双就可以了。孩子的冰鞋初级阶段需要元、中高级阶段元,训练服和表演服,普通的也便宜。此外准备好护臀、护膝和滑冰服就可以了。”张丹说。

另一方面,花样滑冰的冰时是取得进步、练出成绩的必要保证。张丹建议,业余训练的孩子每周安排至少4小时的有效冰时,有效冰时是指认真在练而不是在冰上玩。除了跟教练上课,下课后一定要自己练习消化。系统训练的量是每次一场冰(1.5~2小时)和1小时左右的陆地练习。据了解,勤奋点的孩子周末还要加量。除了花样滑冰的训练,还要额外进行音乐、舞蹈、表演的训练以及欣赏、理论和规则的学习。

据了解,目前在北京冰场,根据教练资质水平、课程人数的不同,每30分钟收费在元之间。目前独立冰场都推行会员制预付费消费方式韩国太阳砂纸
。会员预存课时费,每次滑冰需要预约教练上课,才允许上冰。

比如地处大望路的陈露国际冰上中心,基本不接受散客滑冰,青少年培训是冰场最主要收入来源。在收费方面,陈露冰场走的是中高端路线。目前陈露国际冰上中心有四类花样滑冰教练,分别是奥运教练(陈露)、国际教练、国内资深教练和国内专业教练,30分钟一对一的课程收费分别是475元、420元、240元、200元,人的小私人课价格在元之间,60分钟的冰球私人课和90分钟的团体课分别收费450元和330元,高于市场120-300元的平均价位。

据报道,陈露冰场冰面面积1560平方米,场馆面积2200平方米,是使用气膜技术的独立冰场。这一冰场建设投资近2000万元,由陈露自行承担,尚未接受外部融资。在试营业2个月内,冰场就已经有近200个学员,年龄集中在岁,还有5%的成年学员。“这还是在没有怎么做推广的情况下。”陈露说。

对于招学员,她充满信心,“真的并不担心。”她认为,自己冰场的专业性足以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目前,陈露国际冰上中心有2个冰球教练,均来自加拿大,6个花样滑冰教练中有4个是外籍教练,并由陈露的丈夫,1992年冬奥会双人滑银牌得主Denis Petrov担任课程总监。在这种执教档次下,北京孩子接受业余训练,1年课程花费在三四万元,半专业训练要5万元以上,接受专业的系统训练花费则要在40万元往上。

花滑转型之路仍在探索

从爱好者到专业选手,在一些花滑爱好者眼中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在一些具备天赋的选手眼中,又需要经济上的衡量。因为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转型路并不宽,北京目前对花滑选手的保障手段也在探索中。

目前在世纪星俱乐部,优秀业余高手在北京市比赛获得名次后,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和补贴。“可以从花钱学到领工资了,”范军向北青报介绍,“比如张伊伊、王雪涵,都从我们这里走向国家队,成为职业运动员。孩子自费训练,展现出一定资质,取得一定成绩后,俱乐部就开始投入培养。不仅训练、器材不收费,还按照等级发放补贴,不比专业队工资少。比如陈虹伊这种情况,我们就提供师资、场地保障,支持她参加比赛。”

在范军看来,业余训练模式培养出的运动员,对社会环境更熟悉。未来转型,面对压力和挫折时也更平和。“运动员应该有专业以外的技能,全面发展。未来他们会走向社会,面临生存问题,俱乐部培养的运动员更容易转型。而且,外语、文艺方面的学习,各方面知识的积累,也有助于专业水平的提升。”

业内人士思考花滑出路

作为花样滑冰世界冠军,佟健思考的问题是,我国整个花样滑冰行业还需要有更多的产业开发,才能为花滑运动员安排真正的出路。

佟健认为,花样滑冰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化的项目。“在欧洲、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体育产业中,非常具备领导力。一直以来,欧洲人都称花样滑冰是冬季运动项目中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并且,就中国文化与中国元素来说,结合花样滑冰,是有资源输出的基础的。这是体育与艺术的结合,也恰恰是冰雪产业更有价值的东西。”

佟健介绍,国外在产业开发上,已经有了一些好的做法。以冰上剧为例砂浆喷涂机
,目前一些国家的冰上剧商业演出发展很快燃气锅炉
,拉长了整个冰雪产业的产业链条。“中国目前冰上剧的发展还十分缓慢,多是邀请国外的表演团队来表演。目前,我们也在探索这方面的合作。在扎扎实实做好培训的基础上,将来也会做一些演出,让参加培训的孩子能够参与表演,推动中国的冰上剧走向国际化。换句话说,只有专业度高,你才能把花样滑冰真正的内在价值和一个高附加值的状态挖掘出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