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人社部官员定调养老金入市只许赚不许赔揭阳

2018-08-10 22:10:15

虽然投资运营方案仍然没有出台的时间表,但基本养老金入市已是箭在弦上。面对沉睡银行必然的贬值风险和投资运营可能的亏损风险这个选择题,政府显得有点左右为难。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基金监督司司长陈良昨天在中国养老金国际研讨会2014论坛上表示,正在研究制定的养老金投资运营方案将实行比企业年金更严格的监管制度,考虑把养老基金投资只能赚钱不能赔钱作为对未来养老金受托机构的要求。

陈良说,基本养老金投资将采取多样化投资方式,并非全部进入股市。《财经》从人社部另一位参与顶层设计的人士处获悉,如今政府内部对基本养老金扩大投资范围已经达成了基本共识,在投资方向上是政府主导的一些预期投资收益比较好的重大投资项目,高铁、高速公路等等都在考虑范围内。

短期内基本养老金不会直接进入股市,上述人士肯定地对本报表示。对于市场化非常关注的是否会新成立专门的养老金投资管理机构,这位人士说,这也是方案的选择之一,但终要看中央的决策。

保守的投资策略

陈良在昨天的论坛上从投资渠道、运作方式、中央和地方的责权关系以及风险防控上详解了下一步中国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方向。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推进基金市场化、多元化投资运营是社保基金投资运营方案的基本原则。社保基金中占比的是养老金,截至2013年底,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已达3.1万亿。

人社部并不曾向外公布高达3万亿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的收益状况。根据只能存银行和买国债的投资限制,业内人士公认的养老金年均收益率只有2%,收益低于通胀,隐形缩水令人担忧。

下一步养老保险基金将在银行存款、购买国债基础上适当扩大投资范围。陈良说,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养老金投资增值主要平台和渠道,国家应该出台重点政策支持,让养老金参与一部分预期投资收益比较好的重大项目投资,让肥水流入百姓田。

在运作方式上,由于养老金的运营管理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中国将会结合国情借鉴国际上的一些经验,选择适合自己的模式。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温室大棚自动控制系统
,养老金市场化运营之后,政府不会直接对基金投资进行管理。下一步可能会成立部级联系会议,或者是一家新的公司,也可能会把一部分交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来运营。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曾公开表示,基本养老金的投资运营方案出台所面临投资运营的权属问题、中央和地方财权与事权划分问题、投资主体等等难题。

中国的养老金分布在省、市、县三级,中央政府层面没有养老金积累能源管理系统
。陈良明确表示,中央政府在养老金投资上没有任何利益诉求,投资权益都全部属于各地的养老基金。目前应该在国家统筹安排下处理好国家和地方的关系,明确中央做什么地方做什么,然后按照各自的责权推动工作。

广东千亿养老金入市为基本养老金投资运营积累了经验。2012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广东省将1000亿养老保险基金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今年投资运营协议到期之后,千亿养老金投资收益将返还广东省,这些收益全部返还广东省七个县市和省直的基金统筹单位。

陈良对在座的金融投资机构负责人说,未来养老金投资将严格限定投资范围和比例

,实现稳健和收益的有机结合。政府会要求保持养老金资产独立性性,养老金资产不能和受托机构的自有资产和其他资产混合管理,同时建立投资风险保障机制,使它即能够约束管理人的投资行为,又确保委托人的利益。

我们设想,这笔资金进入市场之后,比企业年金管理还要严,要求还要高。可否提出一个设想:养老基金的投资只能赚钱不能赔钱,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向广大委托人做合格交代,陈良说。

争议只赚不赔

陈良说,中国应该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投资模式,投资运营方案会在投资安全,投资周期、投资策略,投资业绩等方面充分考虑养老基金的特性;会坚持审慎投资,长期投资,价值投资能理念,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限度保持收益。

前述参与顶层设计的人士对本报表示,政府内部对于养老金的投资运营持越慎重越好态度,养老金入市的首要原则不是收益,而是安全。

养老金本质上是属于参保人,投资有风险,赚了皆大欢喜,一旦亏损,政府没法向参保人交代,承担不起这个,他说。

本报在采访参与了多位参与企业年金市场化运营的专业人士。在他们看来,只赚不赔一方面反应出政府监管部门负的态度,另一方面也反应出他们对年金业务的不了解和对资本市场的不信任绿化洒水车

在政策制定者看来,投资收益率并不是重要的,由于养老金的基数重大,哪怕收益增加0.1个百分点在数上一个巨额数字。但对于养老金市场化运营的人士来说,一点进入市场就必须追求一定的收益,否则这种改革就是没有意义的,反而会成为一种浪费资源的行为。

企业年金的市场化运营已经是前车之鉴。来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企业年金投资收益率只有3.67%,其中固定收益类的投资收益率为3.93%,含权益率的投资收益率仅为3.62%.

人社部社保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说,绝大多数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组合的收益率低于工作增长率或经济增长率。企业年金的收益率仅略高于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并没有体现出企业年金投资运营应当具有的投资收益优势。

一家国有商业银行托管业务部的人士向本报表示,监管部门对年金业务过于严格的监管,尤其是短期化的考核方式,导致了基金经理投资策略选择上的短期化。以现在年金不到4%的收益,已经说明年金市场化运营改革并不成功,他说。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认为,养老金市场化运营的收益必须在安全和收益之间取得平衡,政府不应该一味地为安全舍弃效益的目标。

中国未来经济增长会保持在7%左右,人口增长率保持在0.6%,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应该超过这两个增长率之和(7.6%)才是有效的政策,李珍说。

(:喃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