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世界风电场酒泉基地被指形象工程

2018-10-29 12:31:14

世界风电场酒泉基地被指形象工程

“大风歌”真的能唤醒千里荒原吗?奇迹真能在茫茫戈壁上创造吗?一年前,穿行在甘肃酒泉以西的公路上,映入眼帘的是茫茫戈壁,劲风呼啸。而如今,大风歌唤醒了千里荒原,这里成为国家风电基地建设的主战场:一排排风机桨叶随风,一座座装备车间拔地而起。有关人士指出,酒泉风电基地的建设由于集中上马,目前已出现了一些困扰发展的“瓶颈”问题,比如电能如何送出,调峰怎样解决,大量风电的消费市场在那里,等等。

世界规模的风力发电场—甘肃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在今年全国“两会”遭质疑的消息传出后,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

酒泉风电基地远期要达到3565万千瓦装机容量,总投资达1200多亿元,被视为是继西气东输、西油东送、西电东送、青藏铁路之后西部大开发的又一标志性工程。

就在该项工程有条不紊开展之际,工信部副部长苗圩的一句话,让甘肃酒泉的千万千瓦级风电项目陷入尴尬。

正在建设中的风力发电厂。 “国内纷纷上马的风力发电厂大多是形象工程。”全国“两会”期间,工信部副部长苗圩参加湖北团小组讨论时,认为我国风沙伴存,风电设备受风沙磨损大,上马太多风电项目不符合国情,“特别是甘肃那个千万千瓦级的风力发电站”。

一石激起千层浪,风电基地引来质疑声一片,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时代周报驱车千里来到酒泉展开了实地调查。

风带来的希望

力争到2015年销售收入超150亿元的新能源基地。

在未来的几十年中,中国将建成4座千万千瓦的风电场,以便调整中国的能源结构。其中酒泉千万千瓦级风力发电项目,是我国批准的个千万千瓦风电基地,它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关系到其他3座风电站的兴建与否。

据了解,目前在世界上尚无连片的千万千瓦风电项目。“酒泉千万千瓦风电项目将解决不可预测的所有难题。”酒泉市下属玉门市的一位负责人称,“我们成功解决了各种问题之后,其他的3座风电站才会兴建。”

在未来的若干年中,酒泉风电将继续备受国内外关注。

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建设,将对中国调整能源结构、节能减排产生重大意义。兰州理工大学机电工程学院王宏教授这样评价。他说,仅就甘肃来说,它将使当地的资源优势得到更加充分的发挥,并带动装备制造业发展,进而促进了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终推动民生的改善。

近日,本报对酒泉千万千瓦风电项目的来龙去脉、国内外关注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

20世纪末,当时玉门油田年生产量下降到35万吨,短短几十年,个石油工业诞生地,辉煌便成了昨日云烟。到2009年11月一批石油工人搬到酒泉基地,已经过去了10年。

来自玉门市统计局的一份资料显示:1996年全市有90家市属工业,到2000年仅剩8户企业勉强维持经营;城市化率也由上世纪90年代的70%以上骤降至35%;下岗失业人员超过了3.5万人,其中特困群众有1.4万人,城市低保人员增至6000余人。

玉门人何去何从,成了一个新的难题。

“力争到2015年把玉门建成各类发电总装机规模达千万千瓦以上的能源富集区、年销售收入超150亿元的新能源基地。”玉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虎这样解读玉门的未来。

同样,在近两百公里外的风电另一主战场—世界风库瓜州县,稀缺的水源、众多的移民让当地生态承受能力达到极限。瓜州县委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说:“省上已经答应不再给我们移民了。”近些年来,瓜州全县人口从6万多人急剧增加到14.2万。“再开荒就没水,没办法生存了。”

世界风库瓜州,在历史上被称作西域三大特征之一,有“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说法,在风侵害之下,县城搬迁达到几十次之多。5年前从甘肃宕昌县搬迁到瓜州的陈丽既受不了瓜州的大风,也难以忍受开荒初期的艰辛,16岁就开始了她的打工生涯—“我一年回一次家。”即使她就在不到200公里外的敦煌做服务员。

瓜州县探明黄金储量在中国排第22位。“挖金子”成了当地的主要支柱产业,到了1999年,金子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以追求GDP为主的地方政府官员开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考察了大阪城风电之后,瓜州县也跃跃欲试,开始测风。2000年,现瓜州县发改委副主任韩明文带着测风资料去了北京,却被相关单位以“风速太大,不能发电”为由驳回。2004年,国家大力发展风电的政策已经明朗,瓜州县再次向甘肃省发改委上报了一个50万千瓦的计划,仅批了10万千瓦。

2006年,瓜州终于迎来了它的个风能项目,从此跳跃前进。

今天瓜州已经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一年间,普通宾馆房价从标间100元增加到250元。“大型风电建设、兰新铁路新线的建设是主要因素。”一位姓张的官员说。

风电形象工程论

“国内纷纷上马的风力发电厂大多是形象工程,特别是甘肃那个千万千瓦级的风力发电站。”

玉门市和瓜州县都是酒泉千万千瓦风电的主战场。以风电带动当地发展,成了酒泉人的新希望(9.45,-0.07,-0.74%)。

就在酒泉热火朝天建设千万千瓦风电项目的同时,一瓢冷水泼了过来。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工信部副部长苗圩参加湖北团小组讨论时,认为中国风沙伴存,风电设备受风沙磨损大,上马太多风电项目不符合国情。“国内纷纷上马的风力发电厂大多是形象工程,特别是甘肃那个千万千瓦级的风力发电站。”

苗副部长“风电形象工程论”引起一片哗然,甘肃省委宣传部禁止除《甘肃》以外的任何本地媒体就此事进行各种报道。

甘肃省应对工信部苗圩副部长的“风电形象工程论”,采用了低调的不应对措施。从“两会”至今,三个月时间里,甘肃省没有就此事作出任何正面回应。

2010年4月9日下午2时,在从三十里井子风电场回程路上,玉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虎说:“我们欢迎苗副部长亲自来玉门看看。”他坚称,到现场看过了就会有新的认识。

“两会”后不久,酒泉千万千瓦风电目前关键项目—750千伏输送线路的建设被国务院批准,同时,据本报了解,甘肃省发改委又在积极准备酒泉风电二期工程的相关工作。

酒泉风电基地是中国规划建设的座千万千瓦级风电示范基地,是政府西部大开发中继西气东输、西油东输、西电东送和青藏铁路之后的又一“代表性工程”。依据建设规划,至2010年,酒泉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16万千瓦,2015年将达到1271万千瓦以上。

这个庞大的新能源工程是否为“形象工程”?本报进行了相应的调查。

“我们是个吃螃蟹的人。”酒泉玉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韩虎认为,如此大的风电规模在国际也是首次,所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现在谁都说不准,好与坏需要尝试后才知道。“如果酒泉千万千瓦风电项目成功了,其他地区的千万千瓦项目才会跟进—我们是先头兵、试验性的。”

瓜州县一位官员称,这个工程会让钱就像雪片一样飞到你的身边,这个速度是你自己都想不到的。

算盘声一片

十年后,县一年风电税收就能达到6亿至7亿?

从玉门新城到瓜州县,公路两旁沿途不时分布着庞大的高达60米左右的白色巨型“风扇”,在戈壁滩肆虐的狂风中,自由转动着方向,以每分钟圈的速度将风能转换为电能,再传输向四方—风力发电站的扇叶并没有因为苗副部长的“质疑”而停止转动,反而日益加速。

近日,本报前后采访了中节能、中电投、大唐等在甘肃风电项目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得到的回答几乎一致—看好风电盈利,并积极准备二期工程的投标工作。

中节能(甘肃)项目部苗副总经理面有喜色地说:“去年全国风电场只有中节能盈利了。”他说去年中节能在风电(全国)盈利了几千万。

面对对手的盈利,中电国际瓜州北大桥风电站主管业务的值班长张亮心态更加明朗:“有风电盈利了,(盈利)多少是另外一回事,这就说明了问题。”

“国资委是以企业的效益—盈利情况来评价(企业)的。”苗副总经理强调企业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中国早几年做风电,投入早就赚回来了!”中节能风电在甘肃的发展规划,在未来几年中将建成装机容量200万千瓦的风电规模,成为甘肃的风电公司。“所以,必须争夺酒泉千万千瓦风电的二期份额。”

据了解,仅玉门昌马第三风电场项目(总投资约20亿元,装机容量201MW)建设投运后,每年可节约标煤16.2万吨,减少CO2排放量约48.8万吨,减少SO2排放量约1817.8吨,减少NO2排放量1876.2吨,减少CO排放量约42.7吨,会对改善大气环境有一定积极作用。

自2000年至今,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增长了34.5倍,是全世界风电发展快的国家,尤其是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颁布以来,年增长率高达105%。

张亮给算了笔账。一台机器从运输到架起整个成本在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每架风车(一个机组)在酒泉每年的有效发电时间约为2300小时,每台每小时发电1500千瓦时,每千瓦时现在的进价格是0.52元。179.6万元,这便是一架风车每年发电带来的收益。简单来看,风电收回成本大概需要10年时间。现在,我们的风电机组设计寿命是20年,装备在使用5年以后就有可能要维护,但是即使除去周期内风车正常损耗和日常维护费用,也还是赚钱的。

“10年收回成本!”苗副总经理说,由于所处环境和输送线路等各种因素的不同,收益多少将不是一个定数。

苗副总经理认为酒泉市政府是“懂”风电的,给了风电企业很多的便利。玉门发改委的杨副主任称,当地政府就是为风电企业做服务的—仅玉门市,专门有一位科长负责和企业沟通,别的事都不用干。

当地政府如此积极支持风电建设,自有算盘啪啪作响。

瓜州县发改委的账算得很清楚:2008年,他们县风电税收达到2000万元人民币,按照这个情况,十年后,县一年风电税收就能达到6亿至7亿。

损耗的问题

能不能达到设计的20年寿命,只有让时间来检验了。

通往三十里井子风电场的公路上尘土飞扬。

2010年4月9日11时,站在风车阵中抬头仰望,在以强风多沙着名的玉门镇,机组运转了13年后,外观上并没有严重的磨损。只是在机组顶部的金属连接处有隐约的锈迹,白色的外观比不远处新矗立的风电机组略显暗淡。在5级的风中,风扇依旧在运转。通过玉门市委宣传部联系到了相关负责人,他称人在北京,也不便就此问题接受任何人的采访。

如今,风电的损耗问题已经成了大多数企业的禁忌。

“敢为风电先,春风渡玉关。”—在穿越昌马风电场区内颠簸的土路两侧,竖立着两块醒目的标语。玉门昌马风电场是甘肃省12个百万千瓦级风电场之一,是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启动项目。

在中国节能香港建设有限公司的太阳能办公楼里可以望见远处旋转的风车,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在电脑和仪器前监控着风电设备的运转情况。

甘肃玉门昌马特许权风电项目由中节能风力发电投资有限公司和香港建设(香港)工程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中节能港建(甘肃)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承担建设、运营,所用风机设备为东方汽轮机厂生产的国产化风力发电机组。

玉门昌马第三风电场是由中节能风力发电投资公司在甘肃独资承建的风电项目,同样采用了国产化风力发电机组,国产化率达到74.5%。

酒泉千万千瓦风电项目绝大多数都用了国产机组。中电国际的张亮告诉,现在风机叶片的材料选择,具有较强抗磨蚀能力。再加上叶片在距离地面60米以上的高空旋转,风沙的密度下降,颗粒细小,对设备的影响不大。“一旦风速超过了风机正常运转的范围,我们就把机器停掉,避免损害。”

事实上,国产机组质量到底怎样,大多数人心里都没底。张亮说,目前大多数只有30个月的保质期,他们年投产的200台750千瓦的机组已经在这两年中维修花掉了300多万,以后维修费用也会逐渐增高,但不清楚会高到什么程度。

据相关人士介绍,因为酒泉千万千瓦的机组生产商绝大多数为国内厂商,和丹麦等国外机组相比有多少质量上的差距还说不准,所以不敢就丹麦机组在酒泉13年还能继续工作说明其他现有机组的使用寿命。能不能达到设计的20年寿命,只有让时间来检验了。

对此,兰州理工大学机电工程学院王宏教授认为,虽然风沙会对发电机组产生一定的磨损,但是其影响并不大。

风电设备设计和制作是充分考虑各种环境因素的,对于防止风沙对叶片的磨损,已有成熟的技术可以解决,风沙磨损对风电机组并不是什么问题。“长期处于户外的风电机组一般都有防止风沙危害的设计,高大的风力发电机组无论是在安装还是在拆卸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难度,施工和更换零部件的难度大,所以在机械制作的精度、材料的硬度等方面都要求十分高,使其耐磨度较高,从而减少风沙对机组的损耗。此外,高密封性可以有效防止风沙的侵入,避免沙粒对机械的磨损,而高质量的润滑油则可以长期不蒸发、不干燥,从而保证叶片等部件的正常运转。”王教授乐观地说,“以目前机械制造工业领域的发展程度,我们还是可以克服酒泉风电机组受风沙磨损的问题的。”

目前,中国国电龙源集团、大唐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中广核集团等在内的20多家国内风电设备制造企业已经入驻酒泉新能源装备制造产业园,在这里展开产业布局,投资已达53亿,就地生产、安装。酒泉风电生产链条正在形成中。

输送问题还没有解决?

风电的不稳定性给平稳供应带来难题,时断时续的供应也会缩短线路的寿命。

制约酒泉风电发展的瓶颈问题—输送问题还没有解决。

去年10月份,330千伏输送线路通了。电从110千伏线路输送到不远处的330千伏电路,苗副总经理认为他们的问题因此解决了不少。

“我们风电输送受限30%。”中电国际的张亮以此来证实有货发不出去的窘境。目前他们的财务状况平衡,限电影响了他们的盈利。

甘肃河西电目前串联着7座变电所,输电线路全长约1000公里,是国内输电距离长、串联变电所多的330千伏电。整个西电东送的能力仅为70万千瓦,无法满足现有风电的送出需要。风电多年来遭遇“限发令”,不得不时停时发。

“到了一个争夺750千伏线路的时候。”苗副总经理笑着说。

750千伏线路成了酒泉风电的当务之急。苗副总经理说,他们在积极准备,争夺750千伏的配额—因为即使750千伏线路建成后,也不能完全满足酒泉千万千瓦的发电量,还会有一定程度的限电。

按照预计,今年10月份750千伏线路就将投入使用,但同时,有很多新投产的风电机组会进入争夺750千伏输送配额的行列。750千伏电西电东送能力仅为180万千瓦,仍然无法满足2010年计划生产的516万千瓦风电送出需要。

对于密集开发的酒泉风电,众多专家开始担忧困扰发展的“瓶颈”问题,如电量如何送出,调峰怎样解决,大量风电如何进入消费市场,等等。

由于酒泉每年月、月的风适于发电,而月的风力并不是特别适合发电,调峰问题成了亟待解决的难题。

风电的不稳定性给平稳供应带来难题,时断时续的供应也会缩短线路的寿命,所以750千伏线路建成后,输送“不要停”。

甘肃电力公司有关专家表示,目前甘肃电能够承担风电调峰的发电能力约150万千瓦,不能满足未来风电所需要调峰能力的要求。如果要实现河西2000万千瓦风电全部外送,那么就必须配套再建2000万千瓦相同规模的水电或火电。

张亮说,要达到这个目的,火电或水电和风电的比例以2∶1为理想,并且也要修在酒泉或附近。当适合风力发电时,减少火电的供电量。

据本报了解,酒泉地区有水电,密布在酒泉市的内陆河上,但是规模都很小。近瓜州县也规划了一个200万千瓦的水电项目,报到了甘肃省发改委。而对于新的配套火电,瓜州县发改委杨副主任介绍,他们已经将发展火电的项目报了上去,但是至今没有批下来,很难。

“我们只发展风电,而不参与火电项目建设。”苗副总经理说他们公司认为风电本身是能够产生利润的,并不想发展火电。

和未来庞大的风电相比,甘肃河西现有的水电、火电用来调峰是杯水车薪,调峰问题至今还是难题。

酒泉风电基地的建设对当地同样也存在着一些负面影响。

风电基地的施工建设过程会对戈壁滩的原生态造成一定的影响。兰州大学大气科学学院环境质量评价研究中心的徐敏解释道,戈壁滩上的沙粒会在基地施工时松散,造成起沙现象,而下面一层的松软土壤则会在雨天时形成一定的水土流失,这都是对当地生态环境的一个破坏。

“针对这种情况,在施工时一般都采取相应的工程措施,先将这些容易出问题的沙土挖出,集中堆放在固定的位置,待到填埋等施工结束,再进行恢复,挖出的沙土填回原处并压实。”陈敏表示,这种方法也得视现场情况而定,挖掘范围是有严格控制的,此外,还会对土地采取硬化措施以避免起沙现象,因为戈壁滩的土壤条件不允许,所以,在绿化方面并没有好的措施。

酒泉风电基地建设过程中遇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生活垃圾以及污水的处理。施工工人的生活垃圾将定点收集,然后统一送至周边的垃圾处理厂。然而污水处理似乎就没那么容易,虽已建有化粪池,但是受当地环境、温度等因素的影响,污水处理还存在着许多问题,还需不断完善和加强。

关键词:

酒泉风电场

绿城曼陀花园
恒豪翠谷城
轮式挖掘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