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谢亚龙当庭翻供声称被屈打成招

2018-11-30 20:18:32

谢亚龙当庭翻供声称被屈打成招

4月24日,上午庭审结束后谢亚龙的律师金晓光(中)被包围。姜冰摄(新华社发)

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庭审如此漫长,今早9时,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四庭开庭审理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原主任谢亚龙受贿案,但直到今晚9时40分,庭审方告结束。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谢亚龙当庭翻供,声称在押期间遭遇刑讯逼供。

今天中午休庭时,谢亚龙的妹妹谢亚梅和律师金晓光对众多媒体表示,公诉人所出示的证据均属通过非法渠道获得,“根本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我的当事人在法庭上明确表示,他被刑讯逼供,屈打成招,他对于之前的口供均不认同。”金晓光说,“但审判长没有采纳我们要求调查是否刑讯逼供的要求,这很奇怪。”

据旁听了此案的相关人士介绍,谢亚龙在法庭上“条理非常清楚”,“说的话很有水平”,特别提到“如果是因受贿被抓,应由检察院介入,而自己是被公安局以‘财产来源不明’逮捕,所谓来源不明的财产只是两辆家庭轿车,在很快查明轿车属正当私人财产后,警察才要求他交代‘与足球有关的问题’。”

在对谢亚龙的总共12项受贿指控当中,甚至包括1998年谢亚龙担任国家体委群体司司长时接受青岛某健身器材公司钱财的事项,这也是起诉书中一笔与足球无关的指控,只是由于该公司13年来每年给谢亚龙送去1万元而被立案。在与足球相关的指控中,起诉书提到,当时还是上海中邦老板的朱骏在2006年曾请谢亚龙吃饭并送其一张两万元消费卡,希望顺利收购上海申花并促成中邦与申花合并。此事成功后,上海申花俱乐部由原先的国有企业背景转变为朱骏私人投资。起诉书称,在2007年年初收购、合并完成之后,朱骏又向谢亚龙送上20万元以示感谢。

起诉书中还提到,为感谢中国足协选择其作为合作伙伴,耐克公司曾送给谢亚龙12万元人民币,并在德国世界杯期间送给谢亚龙5000美元;北京市足协官员李惟淼也曾在2005年送给谢亚龙5万元,希望他在当年全运会时照顾北京女足。

谢亚龙及其律师当庭表示,这些指控子虚乌有,而当初谢亚龙的口供,是由于“受到威胁不得不认”。“包括山东鲁能俱乐部送他20万元,他其实交到办公室了,就说给大家发奖金,这本来就不该算到他的受贿金额里。”金晓光说。

“谢亚龙在庭上说,他对之前作假口供时牵扯了许多朋友感到不安,今天要借庭审机会予以澄清。他说这是良心做法,他表示,宁可因受贿10万元而被重判,也不愿因为不存在的100万元被轻判。”金晓光说。

据了解,至傍晚6时,尚有半数指控仍未进入质证阶段。双方争论的焦点,仍在于“谢亚龙是否受到刑讯逼供”。公诉方向法庭出示了谢亚龙的体检报告和辽宁省公安厅“没有刑讯逼供”的情况说明,以示谢亚龙身体正常,并否认有刑讯逼供存在。辩护律师则提出,体检报告只包括体表情况,“耳膜、心脏都没有检查”,并且一些逼供手段无法在体检报告中显示,“比如用电警棍电击心脏导致心脏杂音,被扇耳光导致耳膜受损,这要经过专业体检才能判断。”

本报丹东4月24日电

旅居车
牛大魔王
液压登车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