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姐姐

2018-09-15 11:54:53

姐姐比我大四岁。

于我而言,姐姐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她亦姐,亦母,亦师,亦友。

很小的时候,由于母亲要去地里忙农活,挣工分,所以总是把我扔给姐姐,让姐姐带我。虽然她只比我大四岁,也还是个孩子,但是没办法,家里条件所限,只能如此。其实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哥哥比姐姐还大上两岁,却不用他带,可能是从爷爷到爸爸,他们骨子里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起到的作用罢……总之,你可以想象,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要照看一个一岁大的孩子,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直到现在,姐姐还常提起,小的时候,因为我的啼哭,她没少挨爸爸的骂。

后来,稍大些,就整日的跟在姐姐的身后,成了名符其实的“跟屁虫”,除了姐姐上学的时候,我被迫与姐姐分开,其余的时间都在一起。现在想来,我对姐姐的依赖心理,从那时起就根深蒂固了吧……

在我的印象中,姐姐疼我,甚至于要超过她自己。

那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十分不好,可以说很穷。母亲养了两只母鸡,但是从来不让我们吃鸡蛋,因为她要用这仅有的几枚鸡蛋去集市上换咸盐,来维持家里起码的生计。那时候,村子里经常会有卖冰棍儿的出现,三分钱一根,其实就是那种兑了糖精水的冰块儿。虽然如此,在炎热的夏季,这种吆喝声对每个孩子来说都有着致命的诱惑。于是,在一天看家的时候,姐姐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用一个鸡蛋去换了一根冰棍儿给我,看着我美滋滋的吃着,她自己却舔着有些发干的嘴唇,我让她舔一口,她却执意不肯……现在想来,那时的姐姐该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痛痛快快的吃一根冰棍儿啊……因为这个鸡蛋,姐姐还被干活回来的母亲给臭骂了一顿。

姐姐中考的时候,由于要去县城参加考试,需要去三天。母亲偷偷的塞给姐姐十元钱,让她自己买点吃的。可是,她自己一分也没舍得花,考完试后,她却花了一元五角钱为我买了一袋夹心饼干,没舍得拆封,兴高采烈的递到我手中,然后将剩下的八元五角钱又交给了妈妈……我那时太不懂事,只是心安理得的接受者姐姐的爱和付出,却从未想过要为姐姐做些什么。看着现在的学生每天都如流水般花钱买零食吃,我有时在想,那时的姐姐也一定在辛苦的抵制着这种诱惑吧……

后来,姐姐考上了天津市第二轻工业学校,我也升入了初中。在我学习懈怠的时候,她及时的当头棒喝,让我迷途知返,她总是来信指导我的学习,还省下自己的伙费为我寄回不少学习资料。放暑假的时候,还为我带衣服和小吃,现在想起来,我的很多“次”都跟姐姐有关:次吃饼干,次吃方便面,次穿裙子……可以说,姐姐是我的“启蒙者”。

再后来,姐姐成家了,生了一个女儿。可是,由于某种不可说的原因,在姐姐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没能尽到我的责任,虽然姐姐没说什么,但这件事成了我心中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我始终觉得愧对姐姐。

到了我成家以后,姐姐也总是从各个方面不遗余力的帮我,让我始终沐浴在姐姐的关爱中,倍觉温暖。

前几日,姐姐发来信息,说是体检时查出了“三高”,我很是替她担心,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平时注意养生,要治疗、调理两不误……

我爱姐姐,从心底里祝愿她早日康复,恢复原来的生龙活虎!

情之所至,赋诗一首:

并蒂花开情谊真,亦师亦友恩情深。

忘我启蒙浓浓爱,衷心祝福表寸心!

破碎机齿板
深圳视频采集卡
山水人家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