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还了钱你再死

2018-09-15 11:05:48

索文祥下岗后很郁闷,三个多月都没找到新工作,更郁闷了。郁闷中他买了辆三轮车,做起了贩卖青菜水果的小生意。可是半年下来,不仅一分没赚,还赔了两千多,进一步郁闷。青菜水果不卖了,他又拿出了家里的积蓄,开了个小饭馆。惨淡经营了一年,不仅没赚,还把2万多元的本钱亏了进去,又多了一层郁闷,也只能作罢。想来想去,他就又想到了跑出租,花钱学习了驾驶技术。自己是没钱了,只得用父母的积蓄,买了辆二手车,没想到才跑了半年多,就发生了自燃,车烧毁了,自己还受了伤。为治伤,跑车挣的那点钱花了,还掏空了父母的积蓄。这个时候,索文祥不是郁闷了,是悲伤,极度悲伤。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个又一个的打击,索文祥的精神崩溃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没用,是个废物,活着不仅养不了父母妻小,还是他们的累赘。索文祥万念俱灰,想到了死。

他爬上医院的楼顶,想纵身一跳,一死了之。可是给医院的人发现了,把他拉了下来。他身上的伤虽然还痊愈,医院害怕出意外,赶紧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索文祥就背着家人,写好了遗书,还是想用跳楼的办法来结束自己,他觉得这样来得痛快。他家住的是六楼,从六楼跳下去没问题。趁老婆在厨房的时候,他就打开了窗户,可往下一看,有棵树,让树一挡,摔个半死不活的怎么办?不更给老婆孩子添麻烦吗,他正犹豫着。就在这个时候,老婆过来了,一看他爬上了窗台,窗子还开着,吓得叫着:“你要干吗呀!”跑过去就拼命地拉住了他。老婆还哭着喊:“你要死我也死!”老婆的叫声哭声还吓哭了女儿。所以,这次索文祥又没有死成。可这个并没有改变他万念俱灰,要死的念头。

这天,老婆到一家超市里买东西,无意中遇到了与索文祥一块儿下岗的昔日工友大江。大江见她脸色很差,刚问了一句,索文祥的老婆眼圈一红就落泪了,她跟大江说了索文祥的情况。到,她泣不成声地说:“看看他那样儿,整天一句话都不说,俩眼直勾勾地,都吓人。已经两次了,就没三次四次吗,我现在睡觉都不敢闭眼。我一出来,还得把他爸妈叫过去看着他,要不我那敢出门呀。”大江也差点落下泪来。听后大江想了想说,嫂子,我知道他的脾气,过两天我去劝劝他。

两天后,大江就来了,还正来在节骨眼儿上。刚上到六楼,就看到这样一幕:索文祥在爬天窗,已经爬了半截,腿在窗口下,脚站在梯节上,身子和头到了窗口上,他老婆在下边死死拽住了他的腿!两个人正争扯。大江看了,先是吃惊,马上又放心了,因为老婆拉着他的腿,索文祥不可能爬上去,就说:“哦,这是唱那一出啊。”“他要跳楼!”索文祥的老婆带着哭声说。索文祥也听到了大江的话,停止了争扯。大江又说:“要跳楼啊,好,像个爷们儿。可是索文祥,你现在还不能跳,你得先把借我的钱还了。”

还钱!还什么钱?索文祥又听到了,可他不明白。他老婆听后也愣了,回头看着大江,可手没松开。

大江跟着说:“索文祥,你想跳楼赖账吗,这叫什么事,你死了,欠我的钱怎么办?”

“我、我什么时候借你钱了?!”索文祥突然开口了。

“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一年前啊,你借了8千块钱,我这里可有你写得借条啊。”大江还拍了拍自己手里的包说。

“什么借条,你别胡说,拿来我看看!”索文祥说。

“那不成,一手交钱一手交单,再说,你这个样子,怎么看。”大江说。

“你不敢叫我看,你没有!”索文祥大声说。

“叫你看,哼,你一个快死的人了,什么事做不出来,给了你,你撕了吃了怎么办。”大江冷冷一笑又说。

“你想讹我,亏着我还没死!”索文祥愤怒了。

大江马上说:“你死不死是你的事,我不管,但这钱你必须得还我。你现在还不了,你就给我再写个字据,你死了,好叫你老婆孩子父母还,反正我这血汗钱不能打了水漂。”

索文祥更愤怒了,一蹬腿,对他老婆说:“松手!”他老婆还是不松手。“松手呀,我不上了,不能叫王八蛋来讹我们!”

大江马上说:“那好啊,下来谈谈。”

“当然要谈谈,王八蛋!”索文祥骂道。

就这样,愤怒之极的索文祥,下来了。

一进屋,索文祥就伸手跟大江要“借条”。大江不着急,自己先坐下后,叫索文祥也坐下。索文祥不坐,是老婆推着她坐下的。坐下后,又厉声叫大江拿出来。

“拿什么,没有。”大江看着他说了一句。

索文祥听了,霍地站了起来,愤怒地指着大江骂了一句:“你、你他妈的耍我!”索文祥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你喊什么,你喊什么!”大江也提高了声音说。索文祥没吭声。大江又说:“索文祥,你还算个男人吗,我都为你的行为感到脸红!羞辱!!”索文祥还没开口,还那么瞪着眼。大江又说:“你甭瞪眼,我说得不对吗?你说你,怎么变成这份德性了,这还是你吗!哪个男人不摔跟头,摔倒了爬起来接着走,这才算男人,你现在还算男人吗?!”索文祥低下头了,无言以对。“坐下!!”大江突然又提高声音说。索文祥一激灵,但不坐,他老婆就又把他推到沙发上。

大江跟索文祥谈了一个多钟头,索文祥也渐渐清醒了。大江说:“你我都不是做买卖的料儿,自个得明白自个。我开始不也想做个小买卖儿吗,不也没成吗。咱这路不通走那路,总有大路通幸福。这两年我不在郊县养鱼了吗,我就成了。我看你也去养鱼……”

“养鱼?”索文祥睁大了疑惑地眼睛。

“养鱼怎么了?”大江问了他一句。

“可是,我不会养鱼啊!”索文祥为难地说。

“不会就学吗,以前我也不会,现在不就会了吗。这样吧,你先到我那儿干,我也缺人手。等有了经验,你再自己干。我跟你说,养鱼这活儿很有前途,退一步说,就是发不了,也保证比咱上班不差。”

索文祥听到这里,呜呜地哭了。

第二天索文祥就去了大江的鱼塘,他跟着大江干了一年,大江给了他2万元的工钱。

一年后,索文祥在大江的帮衬下,就有了自己的鱼塘。

古墓探测仪
贝壳类工艺品图片
世包国际中心新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