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都问道 第十七章 鲜野真人

2020/01/16 来源:徐汇信息港

导读

玄都问道 第十七章 鲜野真人蒙府的大殿中空荡荡的,除了几个侍从,就只有冀县大夫蒙戈和上邽县的大夫风堰、司马郝虎及司寇须徒,他们都是闻讯

玄都问道 第十七章 鲜野真人

蒙府的大殿中空荡荡的,除了几个侍从,就只有冀县大夫蒙戈和上邽县的大夫风堰、司马郝虎及司寇须徒,他们都是闻讯而来。

其中蒙戈位居正座,是一名须发花白的老将,有化神境以上的修为,上邽的三名家主除了风堰是化神境,其余两人都是化气境。

尹泽一行进殿见礼之后,蒙戈哈哈一笑道:“几位贤侄前来支援,真是大涨我军的军威,老夫甚是欣慰。”

风漠道:“伯父谬赞了,前辈们在冀县奋勇杀敌,我等又怎能在后方清闲,自当前来尽一份绵薄之力。”

“嗯,志气可嘉,三位贤侄请入座。”蒙戈点点头,命人看座。

风漠拱手道:“多谢伯父美意,请容我为伯父推荐三位朋友。”

“哦?好!”

风漠当即将身边的采衣及尹泽兄妹介绍一番,听闻三人是浮丘门人及桃谷门人,蒙戈等人立即起身见礼,并请三人入座,如此一来,上邽的三位公子反倒落在尹泽等人的下首了。

“久闻浮丘公大名,不想今日有浮丘门人来此,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蒙戈满脸堆笑,一改方才的生硬。

尹泽暗自悱恻,若连如此威武的将军府都是寒舍,那天下百姓的房屋是什么?当然,悱恻归悱恻,他也不敢怠慢,道:“将军过谦了,说来惭愧,我们只是家师门下的小小门徒而已,不足挂齿。”

“哪里哪里”,蒙戈长叹一声道:“我等修炼者,莫不以成仙为目标,奈何年岁渐长之后,才明白仙道茫茫,难以企望。浮丘公只差半步就能登仙,天下人无不敬重,得见二位,当真是万分荣幸。”

尹泽陪笑道:“家师德高望重,我兄妹两人借他的威名,倒有招摇撞骗的嫌疑了。同门师兄中,恐怕只有姬晋师弟才能当此殊荣吧。”这厮目前装作老头,就将姬晋称作师弟来拉大旗。

“说的可是王子子乔?”蒙戈也听过姬晋的名头。

“原来将军也听过姬晋师弟?”

“子乔王子二十余岁就突破返虚境,为天下之翘楚,老夫自有耳闻。”

“是呀,姬晋天纵奇才,以音入道,又得师父真传,我等难以望其项背。”

闲聊半晌,尽是蒙戈与尹泽在交谈,本该作为主角的风漠等人反倒成了陪客,让风漠大为光火。

尹泽见好就收,将话题转到战事上,问道:“将军,我看到城内虽然戒严,但近日之内并没有战事的迹象,可是有什么变故?”

蒙戈苦笑一声道:“道友有所不知,前番大战,敌我皆是损伤惨重,故而休战了数日,一则是整兵修养,二则是广邀同道。”

“原来如此”,尹泽也不细问,朗声道:“我等此来助战,虽然修为浅薄,但是只要将军下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道友高义,如此就谢过各位了。”

由于时间不早,众人交谈片刻,便由蒙戈设宴为尹泽一行接风,上犬丘大夫嬴季等人亦是闻风而来,自然又是一番恭维。

散宴后,尹泽兄妹被安排到上等的驿馆安歇,采衣也在同一个院子,不过,也许是因为尹泽抢了她的风头,这女子变得冷淡了许多。

尹泽也不在意,兄妹两人到驿馆后,整理一番,便自顾自地打坐歇息了。

如此一过就是数日,尹泽等人偶尔去参与下军议,又或是参加些宴席,倒是颇为自在。

这一天晚宴过后,尹泽与紫云回到驿馆,紫云自去修炼,尹泽打坐了一会儿,觉得心绪烦乱,便出门散步。

驿馆的院子不大,院中有一颗繁茂的桂树,虽然过了花期,但是仍有绵绵不绝的清香。

尹泽走到树下,望着天上的满月,感慨不已。

他忍不住摘下一片树叶,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吹出一首幽远的曲调。

声音绵若流水,似杨柳在风中幽咽。尹泽沉浸在自己的孤独与寂寞之中,无法自拔。

不知何时,他回过神来,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苦笑一声,将树叶丢弃,转头一看,一个婀娜的身影站在不远处,却是同院的采衣。

“在下失礼,打扰了仙子的清修。”尹泽道歉。

采衣缓步走来,轻声道:“无妨,我也正好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哦,那就好。夜色已深,我就不打搅你的雅兴了,明天见吧。”尹泽觉得有点尴尬,便要回房。

采衣咬了咬嘴唇,停了一瞬,然后说道:“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尹泽有些诧异,停下脚步道:“不知仙子所问何事?”

“我想问的是你的真实年龄。”

嗯?这话让尹泽大吃一惊,难道这女人看出了什么?却也没有慌乱,平静地说:“太久了,我自己都记不大清了,不知是五十,还是六十,唉!”

“嗯。”采衣轻哼一声,表面上看不出她的神情。

“不知仙子为何要问我这个问题?”

“我感觉你不像是老迈之人。”

“哦?是嘛,看来我是身老心不老啊。”尹泽打个哈哈。

“也许你并不像你所表现的那样苍老,也许你并不是浮丘公门人。”

这又是一记重磅炸弹,让尹泽一愣,道:“何出此言?”但他枯槁的面容上并未现出异样。

“当然,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在月光下,清风浮动着采衣的面纱,光洁的下巴若影若现。

尹泽沉默片刻,嗤笑道:“任凭仙子怎么说吧,恕不奉陪。”说完便转身离去。

采衣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深邃的眼中出现莫名的神光。

尹泽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正要推门而入,突然惊咦一声,转身到了隔壁紫云的房前,敲敲门,问道:“云妹,还没休息?”

房内传来一阵慌乱地脚步声,随后紫云的声音传来道:“没有啊,我已经睡了。”

尹泽哑然失笑,道:“嗯,早点休息,晚安。”随后便回房休息了。

黑夜里,尹泽想了很多,不光是回味着采衣的态度,同时还有对未来的担忧,虽然这些天借浮丘公的名头混得风生水起,但是对接下来的事依然有种无法把握的无力感。

唉!一切都是实力的缘故呀,这该死的天癸之毒。

想了半夜,月已西斜,他才沉沉的睡去。就当是债多不压身,随它去吧。

次日,尹泽醒的比较晚,是被紫云叫醒的,说是蒙戈相请,尹泽洗漱一番便随紫云出门,巧的是,采衣也同时出门,几人并没有搭话,就像陌生人一般,倒是紫云频频瞪向采衣,面色不善。

几人到蒙府后,府内张灯结彩,如同办喜事一样,让几人颇为疑惑,尹泽询问引路的家丁,才知道是蒙戈的师父就要到了。

蒙戈的师父?也不知是何方神圣。

怀着好奇之心,几人来到大殿,大殿内甚是喧哗,连同三县的将领及各路俊杰,坐着的、站着的竟有二十多人。

大家都已相熟,随意见礼后,尹泽三人坐在空着的位子上,与周围的人寒暄着。

原来蒙戈师从鲜野山,师父是鲜野真人莫谷,据说这莫谷修道四百年,有返虚境的实力,此次受蒙戈邀请,带领一众弟子前来冀县助阵。

四百多岁就达到返虚境,这莫谷也是个奇才,得到这些消息后,尹泽暗忖。

约莫正午时分,殿外一阵喧哗,原来莫谷等人已经来了,众人急忙出殿相迎。

只见从北方飞来一片巨大的云气,上面有七八个人,为首的是一位缁衣老者,正是鲜野真人莫谷。

云气行到近前,莫谷大袖一挥散了云气,几人飘然落地,蒙戈连忙上前一拜道:“不肖徒蒙戈拜见师尊,让师尊劳驾来此,徒儿甚是惶恐。”

莫谷摆摆手,用法力托起蒙戈道:“不妨事。”

蒙戈又见过他的师兄弟,迎莫谷等人入殿,将众人互相介绍一番,当然,众人中能够被引见的只有重要的将领及采衣等高人门徒。

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提到尹泽与紫云时,莫谷脸含笑意,却是暗暗地放出一股元神之力向两人罩去。

尹泽与紫云正在见礼,受到他的威压,身体一僵,尹泽大骇,难道被他看出破绽来了?

不及思索,他脑海中的主意识及元神碎片光芒大作,一个个流光的一字浮现,扛住了莫谷的元神之力,转头看去,紫云也是紧咬牙关强自抵抗,一缕汗水自鬓间流下。

“师尊,这……”蒙戈大惊,不明白莫谷的意思。

莫谷淡淡一笑,收回了精神力,道:“不愧是浮丘门徒,敛息之术炼得不错,基础也很扎实。”

尹泽大喘一口气,原来对方只是试探而已,倒是虚惊一场,连忙道:“前辈谬赞了,愧不敢当。”

他却不知道,其实莫谷并没有试探出什么。在两人见礼时,莫谷发现看不透两人的修为,便放出元神之力探查,探及尹泽时,只觉一股苍茫的气息挡住他的威压,不得寸进,至于紫云,一片紫色的霞光闪烁,同样没有收获,只能无功而返。

莫谷只道是浮丘公传下的奇异法门,自然是赞不绝口,反倒坐实了两人浮丘门人的身份。

两人落座后,尹泽见坐于紫云下首的采衣有些发呆,心中暗笑。

引见完毕之后,蒙戈也不拖延,当即向莫谷叙述了一遍战事,说道:“师尊,犬戎无道,犯我城池,请师傅主持大局,再破犬戎。”

重庆妇儿医院治病怎么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看病好不好
安顺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贵阳癫痫治疗中心
深圳看妇科到什么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